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1983年1月份出版的《七十年代》月刊,登載了一個「五學者座談會」,內容是關於「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總編輯李怡在引言中,提「『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已談得不少了,甚至有人說三種制度,包括台湾在內」,這個「有人」,正是本人。筆者在樹仁學院的一個有關一九九七年問題的演講會上,曾經提出這個槪念,當時李抬也在座。看來,筆者是第—個提出這個槪念的人,而在數個月前,也曾私下地和信筆專欄作者艾凡提及這個觀點,但是並沒有詳細討論。 原則上來說,「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一個國家、三種制度」並沒有分別,兩者都要是將主權回歸一個中國政府的構思,兩者都要結束中國目前分裂的局面。但是,從目前現實的中國統一的觀點來看,「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思是不完整的,它抹煞了中國大陸、台灣及香港的政治及經濟制度的特殊性;特別在政治發展上,三方的歧異更大。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香港論叢 : 續編
    Publisher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Pages127-134
    Number of pages8
    ISBN (Print)9789627174158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1987

    Bibliographical note

    此文原載《經濟―週》1983年1月24日、1月31日及2月7日

    Cite this

    王耀宗 (1987).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In 香港論叢 : 續編 (pp. 127-134).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王耀宗. /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香港論叢 : 續編.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1987. pp. 127-134
    @inbook{849d013ca26c482bbe6b40910a28a21b,
    title =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abstract = "1983年1月份出版的《七十年代》月刊,登載了一個「五學者座談會」,內容是關於「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總編輯李怡在引言中,提「『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已談得不少了,甚至有人說三種制度,包括台湾在內」,這個「有人」,正是本人。筆者在樹仁學院的一個有關一九九七年問題的演講會上,曾經提出這個槪念,當時李抬也在座。看來,筆者是第—個提出這個槪念的人,而在數個月前,也曾私下地和信筆專欄作者艾凡提及這個觀點,但是並沒有詳細討論。 原則上來說,「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一個國家、三種制度」並沒有分別,兩者都要是將主權回歸一個中國政府的構思,兩者都要結束中國目前分裂的局面。但是,從目前現實的中國統一的觀點來看,「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思是不完整的,它抹煞了中國大陸、台灣及香港的政治及經濟制度的特殊性;特別在政治發展上,三方的歧異更大。",
    author = "王耀宗",
    note = "此文原載《經濟―週》1983年1月24日、1月31日及2月7日",
    year = "1987",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isbn = "9789627174158",
    pages = "127--134",
    booktitle = "香港論叢 : 續編",
    publisher =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

    王耀宗 1987,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in 香港論叢 : 續編.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pp. 127-134.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 王耀宗.

    香港論叢 : 續編.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1987. p. 127-134.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AU - 王耀宗, null

    N1 - 此文原載《經濟―週》1983年1月24日、1月31日及2月7日

    PY - 1987/1/1

    Y1 - 1987/1/1

    N2 - 1983年1月份出版的《七十年代》月刊,登載了一個「五學者座談會」,內容是關於「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總編輯李怡在引言中,提「『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已談得不少了,甚至有人說三種制度,包括台湾在內」,這個「有人」,正是本人。筆者在樹仁學院的一個有關一九九七年問題的演講會上,曾經提出這個槪念,當時李抬也在座。看來,筆者是第—個提出這個槪念的人,而在數個月前,也曾私下地和信筆專欄作者艾凡提及這個觀點,但是並沒有詳細討論。 原則上來說,「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一個國家、三種制度」並沒有分別,兩者都要是將主權回歸一個中國政府的構思,兩者都要結束中國目前分裂的局面。但是,從目前現實的中國統一的觀點來看,「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思是不完整的,它抹煞了中國大陸、台灣及香港的政治及經濟制度的特殊性;特別在政治發展上,三方的歧異更大。

    AB - 1983年1月份出版的《七十年代》月刊,登載了一個「五學者座談會」,內容是關於「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總編輯李怡在引言中,提「『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已談得不少了,甚至有人說三種制度,包括台湾在內」,這個「有人」,正是本人。筆者在樹仁學院的一個有關一九九七年問題的演講會上,曾經提出這個槪念,當時李抬也在座。看來,筆者是第—個提出這個槪念的人,而在數個月前,也曾私下地和信筆專欄作者艾凡提及這個觀點,但是並沒有詳細討論。 原則上來說,「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一個國家、三種制度」並沒有分別,兩者都要是將主權回歸一個中國政府的構思,兩者都要結束中國目前分裂的局面。但是,從目前現實的中國統一的觀點來看,「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思是不完整的,它抹煞了中國大陸、台灣及香港的政治及經濟制度的特殊性;特別在政治發展上,三方的歧異更大。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825

    M3 - Book Chapter

    SN - 9789627174158

    SP - 127

    EP - 134

    BT - 香港論叢 : 續編

    PB -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ER -

    王耀宗. 一個國家三種制度. In 香港論叢 : 續編. 臻善文化事業公司. 1987. p. 127-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