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與邊緣的辯證 : 由八十年代香港電影談起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

Abstract

跟不少國家或地區的電影相比,香港電影極度以城市生活為中心,甚至視此為家。鏡頭之下,農村與市郊並非沒有存在,卻多成為襯托背景,或是來自城市的人物臨時棲身之地,甚至是決一死戰之處,例如元朗南生圍,在不少動作電影中成為打鬥場景。我一直想知道,香 港電影的城市意象以及自我的認同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同時,香港「 電影城市 」的邊界在哪裡呢? 也許,這個問題無法以簡單線性的歷史角度去回答。電影既是連續亦充滿斷裂,電影人既帶著共同的經驗感覺進入創作,亦有意或無意地複製過往電影意象的風格類型,甚至陳腔濫調,卻又同時不忘銳意突破:每部電影多少都是獨特的。要回答「 如何建立起來 」的歷史問 題,恐怕只能在各個轉折點中尋回一麟半爪。 我們今天說的(或甚至已不幸要「 懷緬 」的)「 香港電影 」,嚴格來說只從七十年代中講起。 隨著國語片的消失 ,一種以粵語及本地生活經驗為本及主導的電影,曾獨霸本地甚至鄰近地區市場,也塑造了我們對香港電影的感覺與認識。故此,我們不再叫它為「 粵語片 」,而稱為「 香港電影 。一種對自身城市空間及其邊界極具敏感度的香港電影,可能要從七十年代末談起。我發現,香港電影的城市邊界,似乎不是城市以外的農村,也不是香港邊境以外的大陸,而是城市自身的某些地方一一位處市中心周圍的唐樓舊街區 。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12-17
Number of pages6
JournalHkinema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Volume2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30 Jan 2013

Cite this

@article{9f9f49a0664748708562f38bfc74e5e3,
title = "中心與邊緣的辯證 : 由八十年代香港電影談起",
abstract = "跟不少國家或地區的電影相比,香港電影極度以城市生活為中心,甚至視此為家。鏡頭之下,農村與市郊並非沒有存在,卻多成為襯托背景,或是來自城市的人物臨時棲身之地,甚至是決一死戰之處,例如元朗南生圍,在不少動作電影中成為打鬥場景。我一直想知道,香 港電影的城市意象以及自我的認同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同時,香港「 電影城市 」的邊界在哪裡呢? 也許,這個問題無法以簡單線性的歷史角度去回答。電影既是連續亦充滿斷裂,電影人既帶著共同的經驗感覺進入創作,亦有意或無意地複製過往電影意象的風格類型,甚至陳腔濫調,卻又同時不忘銳意突破:每部電影多少都是獨特的。要回答「 如何建立起來 」的歷史問 題,恐怕只能在各個轉折點中尋回一麟半爪。 我們今天說的(或甚至已不幸要「 懷緬 」的)「 香港電影 」,嚴格來說只從七十年代中講起。 隨著國語片的消失 ,一種以粵語及本地生活經驗為本及主導的電影,曾獨霸本地甚至鄰近地區市場,也塑造了我們對香港電影的感覺與認識。故此,我們不再叫它為「 粵語片 」,而稱為「 香港電影 。一種對自身城市空間及其邊界極具敏感度的香港電影,可能要從七十年代末談起。我發現,香港電影的城市邊界,似乎不是城市以外的農村,也不是香港邊境以外的大陸,而是城市自身的某些地方一一位處市中心周圍的唐樓舊街區 。",
author = "葉蔭聰",
year = "2013",
month = "1",
day = "30",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1",
pages = "12--17",
journal = "Hkinema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

中心與邊緣的辯證 : 由八十年代香港電影談起. / 葉蔭聰.

In: Hkinema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Vol. 21, 30.01.2013, p. 12-17.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

TY - JOUR

T1 - 中心與邊緣的辯證 : 由八十年代香港電影談起

AU - 葉蔭聰, null

PY - 2013/1/30

Y1 - 2013/1/30

N2 - 跟不少國家或地區的電影相比,香港電影極度以城市生活為中心,甚至視此為家。鏡頭之下,農村與市郊並非沒有存在,卻多成為襯托背景,或是來自城市的人物臨時棲身之地,甚至是決一死戰之處,例如元朗南生圍,在不少動作電影中成為打鬥場景。我一直想知道,香 港電影的城市意象以及自我的認同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同時,香港「 電影城市 」的邊界在哪裡呢? 也許,這個問題無法以簡單線性的歷史角度去回答。電影既是連續亦充滿斷裂,電影人既帶著共同的經驗感覺進入創作,亦有意或無意地複製過往電影意象的風格類型,甚至陳腔濫調,卻又同時不忘銳意突破:每部電影多少都是獨特的。要回答「 如何建立起來 」的歷史問 題,恐怕只能在各個轉折點中尋回一麟半爪。 我們今天說的(或甚至已不幸要「 懷緬 」的)「 香港電影 」,嚴格來說只從七十年代中講起。 隨著國語片的消失 ,一種以粵語及本地生活經驗為本及主導的電影,曾獨霸本地甚至鄰近地區市場,也塑造了我們對香港電影的感覺與認識。故此,我們不再叫它為「 粵語片 」,而稱為「 香港電影 。一種對自身城市空間及其邊界極具敏感度的香港電影,可能要從七十年代末談起。我發現,香港電影的城市邊界,似乎不是城市以外的農村,也不是香港邊境以外的大陸,而是城市自身的某些地方一一位處市中心周圍的唐樓舊街區 。

AB - 跟不少國家或地區的電影相比,香港電影極度以城市生活為中心,甚至視此為家。鏡頭之下,農村與市郊並非沒有存在,卻多成為襯托背景,或是來自城市的人物臨時棲身之地,甚至是決一死戰之處,例如元朗南生圍,在不少動作電影中成為打鬥場景。我一直想知道,香 港電影的城市意象以及自我的認同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同時,香港「 電影城市 」的邊界在哪裡呢? 也許,這個問題無法以簡單線性的歷史角度去回答。電影既是連續亦充滿斷裂,電影人既帶著共同的經驗感覺進入創作,亦有意或無意地複製過往電影意象的風格類型,甚至陳腔濫調,卻又同時不忘銳意突破:每部電影多少都是獨特的。要回答「 如何建立起來 」的歷史問 題,恐怕只能在各個轉折點中尋回一麟半爪。 我們今天說的(或甚至已不幸要「 懷緬 」的)「 香港電影 」,嚴格來說只從七十年代中講起。 隨著國語片的消失 ,一種以粵語及本地生活經驗為本及主導的電影,曾獨霸本地甚至鄰近地區市場,也塑造了我們對香港電影的感覺與認識。故此,我們不再叫它為「 粵語片 」,而稱為「 香港電影 。一種對自身城市空間及其邊界極具敏感度的香港電影,可能要從七十年代末談起。我發現,香港電影的城市邊界,似乎不是城市以外的農村,也不是香港邊境以外的大陸,而是城市自身的某些地方一一位處市中心周圍的唐樓舊街區 。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6095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1

SP - 12

EP - 17

JO - Hkinema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JF - Hkinema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