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中文文學 : 從吶喊到流言?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Literary Works

Abstract

張愛玲在大陸與海外有不同的形象和符號意義。為什麼張愛玲在香港象徵純文學,在台灣成為經典偶像,在大陸──如王安億所說──卻主要是都市消費文化符號?或者大陸太多厚重尖硬的文學作品,所以喜愛或警惕張愛玲的讀者,都太強調其輕柔華麗的一面。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35-37
Number of pages3
Journal明報月刊
Volume2000
Issue number1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Dec 2000

Cite this

許子東. / 二十世紀中文文學 : 從吶喊到流言?. In: 明報月刊. 2000 ; Vol. 2000, No. 12. pp. 35-37.
@article{c0df5b3d5b6344e29221792393a5013f,
title = "二十世紀中文文學 : 從吶喊到流言?",
abstract = "張愛玲在大陸與海外有不同的形象和符號意義。為什麼張愛玲在香港象徵純文學,在台灣成為經典偶像,在大陸──如王安億所說──卻主要是都市消費文化符號?或者大陸太多厚重尖硬的文學作品,所以喜愛或警惕張愛玲的讀者,都太強調其輕柔華麗的一面。",
author = "許子東",
year = "2000",
month = "12",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000",
pages = "35--37",
journal = "明報月刊",
issn = "1680-6565",
number = "12",

}

二十世紀中文文學 : 從吶喊到流言? / 許子東.

In: 明報月刊, Vol. 2000, No. 12, 01.12.2000, p. 35-37.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Literary Works

TY - JOUR

T1 - 二十世紀中文文學 : 從吶喊到流言?

AU - 許子東, null

PY - 2000/12/1

Y1 - 2000/12/1

N2 - 張愛玲在大陸與海外有不同的形象和符號意義。為什麼張愛玲在香港象徵純文學,在台灣成為經典偶像,在大陸──如王安億所說──卻主要是都市消費文化符號?或者大陸太多厚重尖硬的文學作品,所以喜愛或警惕張愛玲的讀者,都太強調其輕柔華麗的一面。

AB - 張愛玲在大陸與海外有不同的形象和符號意義。為什麼張愛玲在香港象徵純文學,在台灣成為經典偶像,在大陸──如王安億所說──卻主要是都市消費文化符號?或者大陸太多厚重尖硬的文學作品,所以喜愛或警惕張愛玲的讀者,都太強調其輕柔華麗的一面。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158

M3 - 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VL - 2000

SP - 35

EP - 37

JO - 明報月刊

JF - 明報月刊

SN - 1680-6565

IS - 12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