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今天是2009年的香港,現在的酒徙,當然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也喜歡劉以鬯(1918-)的小說,跟我有私交,姑隱其名,他的言行我不負責任。他讀小說《酒徙》(1962年10月18日開始在《星島晚報》副刊連載,1963年出版),最喜歡的是第五章中的一段話,文學愛好者麥荷門問男主人公說:「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大時代,為什麼沒有托爾斯泰」。男主人公喝了酒,卻非常清醒地一共回答了八條:「(一)作家生活不安。(二)一般讀者的欣賞水平不夠高。(三)當局拿不出辦法保障作家的權益。(四)奸商盜印的風氣不減,使作家們不肯從事艱辛的工作。(五)有遠見的出版家大少。(六)客觀形勢缺乏鼓勵性。(七)沒有真正的書評家。(八)犒費與版稅太低。」今天的酒從跟我說:「你看!多有遠見,唯一的改變是書評家多了,比如有今天在座的也斯(1949-)、羅桂祥(1963-)、譚國根(1952-)等等。」可是他還要加兩條,(九)香港沒有文學館。(十)沒有文學館請今天的酒徙當作家或者工作人員。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Publisher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Pages209-215
Number of pages7
ISBN (Print)978962770772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ul 2010

Cite this

許子東 (2010).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In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pp. 209-215).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許子東. /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2010. pp. 209-215
@inbook{04ae601f1440418cb9f3a4a40b4ad26f,
title =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abstract = "今天是2009年的香港,現在的酒徙,當然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也喜歡劉以鬯(1918-)的小說,跟我有私交,姑隱其名,他的言行我不負責任。他讀小說《酒徙》(1962年10月18日開始在《星島晚報》副刊連載,1963年出版),最喜歡的是第五章中的一段話,文學愛好者麥荷門問男主人公說:「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大時代,為什麼沒有托爾斯泰」。男主人公喝了酒,卻非常清醒地一共回答了八條:「(一)作家生活不安。(二)一般讀者的欣賞水平不夠高。(三)當局拿不出辦法保障作家的權益。(四)奸商盜印的風氣不減,使作家們不肯從事艱辛的工作。(五)有遠見的出版家大少。(六)客觀形勢缺乏鼓勵性。(七)沒有真正的書評家。(八)犒費與版稅太低。」今天的酒從跟我說:「你看!多有遠見,唯一的改變是書評家多了,比如有今天在座的也斯(1949-)、羅桂祥(1963-)、譚國根(1952-)等等。」可是他還要加兩條,(九)香港沒有文學館。(十)沒有文學館請今天的酒徙當作家或者工作人員。",
author = "許子東",
year = "2010",
month = "7",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isbn = "9789627707721",
pages = "209--215",
booktitle =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publisher =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

許子東 2010,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in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pp. 209-215.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 許子東.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2010. p. 209-215.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AU - 許子東, null

PY - 2010/7/1

Y1 - 2010/7/1

N2 - 今天是2009年的香港,現在的酒徙,當然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也喜歡劉以鬯(1918-)的小說,跟我有私交,姑隱其名,他的言行我不負責任。他讀小說《酒徙》(1962年10月18日開始在《星島晚報》副刊連載,1963年出版),最喜歡的是第五章中的一段話,文學愛好者麥荷門問男主人公說:「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大時代,為什麼沒有托爾斯泰」。男主人公喝了酒,卻非常清醒地一共回答了八條:「(一)作家生活不安。(二)一般讀者的欣賞水平不夠高。(三)當局拿不出辦法保障作家的權益。(四)奸商盜印的風氣不減,使作家們不肯從事艱辛的工作。(五)有遠見的出版家大少。(六)客觀形勢缺乏鼓勵性。(七)沒有真正的書評家。(八)犒費與版稅太低。」今天的酒從跟我說:「你看!多有遠見,唯一的改變是書評家多了,比如有今天在座的也斯(1949-)、羅桂祥(1963-)、譚國根(1952-)等等。」可是他還要加兩條,(九)香港沒有文學館。(十)沒有文學館請今天的酒徙當作家或者工作人員。

AB - 今天是2009年的香港,現在的酒徙,當然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也喜歡劉以鬯(1918-)的小說,跟我有私交,姑隱其名,他的言行我不負責任。他讀小說《酒徙》(1962年10月18日開始在《星島晚報》副刊連載,1963年出版),最喜歡的是第五章中的一段話,文學愛好者麥荷門問男主人公說:「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大時代,為什麼沒有托爾斯泰」。男主人公喝了酒,卻非常清醒地一共回答了八條:「(一)作家生活不安。(二)一般讀者的欣賞水平不夠高。(三)當局拿不出辦法保障作家的權益。(四)奸商盜印的風氣不減,使作家們不肯從事艱辛的工作。(五)有遠見的出版家大少。(六)客觀形勢缺乏鼓勵性。(七)沒有真正的書評家。(八)犒費與版稅太低。」今天的酒從跟我說:「你看!多有遠見,唯一的改變是書評家多了,比如有今天在座的也斯(1949-)、羅桂祥(1963-)、譚國根(1952-)等等。」可是他還要加兩條,(九)香港沒有文學館。(十)沒有文學館請今天的酒徙當作家或者工作人員。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165

M3 - Book Chapter

SN - 9789627707721

SP - 209

EP - 215

BT -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PB -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ER -

許子東. 今天的「酒徒」 : 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In 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 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 2010. p. 209-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