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儒家典籍所見禮制之原則研究 : 禮制研究的一種思路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如果說《禮經》的原文是”經”,是對於禮儀的縱向的敍述,那麼,淩氏的研究則是”緯”,是橫向的切面敍述,非常有助於對禮儀的理解,的確有以簡馭繁之效。不過,本文要討論的是更為抽象的一些原則。那些紛繁複雜的禮儀,其實都由背後的一些根本性的原則控制,這是制定具體的禮儀規範的原理和根據。所謂”大樂必易,大禮必簡” (《史記‧樂書》)。如果我們能夠透過那些具體的儀式,總結出這些原則系統,那麼,就可以不斷地把這些繁瑣的禮儀簡化為少數幾條原則,綱舉目張;不但能夠理解古人制禮作樂的根據,還能進一步探討其後的社會心理。 必須指出的是,原則本身也有高低不同旳層次,有些原則,背後可能受到更加概括、更加抽象的原則控制。為了照顧到問題的不同層面,我們可以把不同的原則確定為不同的等級:直接控制表層現象的,可以認為是一些具體的”規則”;規則之間也會有各種聯繫,其背後還可能會有更高層次的、更具有普遍性的規則在起作用。我們可以把這種制約規則的規則稱為”原則”。因此,規則可以從原則之中派生出來。原則系統越簡單,解釋力也就越強。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35-61
Number of pages27
Journal燕京學報
Volume新29期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Nov 2010
Externally publishedYes

Cite this

@article{6ad8d4e42186443183c4a67ec8ddd426,
title = "先秦儒家典籍所見禮制之原則研究 : 禮制研究的一種思路",
abstract = "如果說《禮經》的原文是”經”,是對於禮儀的縱向的敍述,那麼,淩氏的研究則是”緯”,是橫向的切面敍述,非常有助於對禮儀的理解,的確有以簡馭繁之效。不過,本文要討論的是更為抽象的一些原則。那些紛繁複雜的禮儀,其實都由背後的一些根本性的原則控制,這是制定具體的禮儀規範的原理和根據。所謂”大樂必易,大禮必簡” (《史記‧樂書》)。如果我們能夠透過那些具體的儀式,總結出這些原則系統,那麼,就可以不斷地把這些繁瑣的禮儀簡化為少數幾條原則,綱舉目張;不但能夠理解古人制禮作樂的根據,還能進一步探討其後的社會心理。 必須指出的是,原則本身也有高低不同旳層次,有些原則,背後可能受到更加概括、更加抽象的原則控制。為了照顧到問題的不同層面,我們可以把不同的原則確定為不同的等級:直接控制表層現象的,可以認為是一些具體的”規則”;規則之間也會有各種聯繫,其背後還可能會有更高層次的、更具有普遍性的規則在起作用。我們可以把這種制約規則的規則稱為”原則”。因此,規則可以從原則之中派生出來。原則系統越簡單,解釋力也就越強。",
author = "徐剛",
year = "2010",
month = "1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新29期",
pages = "35--61",
journal = "燕京學報",

}

先秦儒家典籍所見禮制之原則研究 : 禮制研究的一種思路. / 徐剛.

In: 燕京學報, Vol. 新29期, 01.11.2010, p. 35-61.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先秦儒家典籍所見禮制之原則研究 : 禮制研究的一種思路

AU - 徐剛, null

PY - 2010/11/1

Y1 - 2010/11/1

N2 - 如果說《禮經》的原文是”經”,是對於禮儀的縱向的敍述,那麼,淩氏的研究則是”緯”,是橫向的切面敍述,非常有助於對禮儀的理解,的確有以簡馭繁之效。不過,本文要討論的是更為抽象的一些原則。那些紛繁複雜的禮儀,其實都由背後的一些根本性的原則控制,這是制定具體的禮儀規範的原理和根據。所謂”大樂必易,大禮必簡” (《史記‧樂書》)。如果我們能夠透過那些具體的儀式,總結出這些原則系統,那麼,就可以不斷地把這些繁瑣的禮儀簡化為少數幾條原則,綱舉目張;不但能夠理解古人制禮作樂的根據,還能進一步探討其後的社會心理。 必須指出的是,原則本身也有高低不同旳層次,有些原則,背後可能受到更加概括、更加抽象的原則控制。為了照顧到問題的不同層面,我們可以把不同的原則確定為不同的等級:直接控制表層現象的,可以認為是一些具體的”規則”;規則之間也會有各種聯繫,其背後還可能會有更高層次的、更具有普遍性的規則在起作用。我們可以把這種制約規則的規則稱為”原則”。因此,規則可以從原則之中派生出來。原則系統越簡單,解釋力也就越強。

AB - 如果說《禮經》的原文是”經”,是對於禮儀的縱向的敍述,那麼,淩氏的研究則是”緯”,是橫向的切面敍述,非常有助於對禮儀的理解,的確有以簡馭繁之效。不過,本文要討論的是更為抽象的一些原則。那些紛繁複雜的禮儀,其實都由背後的一些根本性的原則控制,這是制定具體的禮儀規範的原理和根據。所謂”大樂必易,大禮必簡” (《史記‧樂書》)。如果我們能夠透過那些具體的儀式,總結出這些原則系統,那麼,就可以不斷地把這些繁瑣的禮儀簡化為少數幾條原則,綱舉目張;不但能夠理解古人制禮作樂的根據,還能進一步探討其後的社會心理。 必須指出的是,原則本身也有高低不同旳層次,有些原則,背後可能受到更加概括、更加抽象的原則控制。為了照顧到問題的不同層面,我們可以把不同的原則確定為不同的等級:直接控制表層現象的,可以認為是一些具體的”規則”;規則之間也會有各種聯繫,其背後還可能會有更高層次的、更具有普遍性的規則在起作用。我們可以把這種制約規則的規則稱為”原則”。因此,規則可以從原則之中派生出來。原則系統越簡單,解釋力也就越強。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4895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新29期

SP - 35

EP - 61

JO - 燕京學報

JF - 燕京學報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