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從女性形象出發,本文想進一步討論「女性書寫」(feminine writing)。藝術寫作為抗衡的手段很有意思,它甚至比打造一個另類女性形象來得更具挑戰性和顛覆性,對男性社會文化的反省可見更深刻。回到《小城之春》,我想電影的好處不光是在玉紋這個低調女性角色的打造,而是電影的「書寫」本身。玉紋有別於電影史上無數的傳統保守婦女,是因為電影的「書寫」讓她有發聲的機會。電影的敘事用抒情及自省的手法讓女主角的心事娓娓道來(梁秉鈞 1994:72-95)。可以說,電影的「女性」(feminity)是來自書寫本身。華語新電影的侯孝賢、許鞍華、關錦鵬、田壯壯等都以不同故事和手法演繹女性書寫,在香港方面,以關錦鵬的嘗試最值得我們探討。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Publisher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Pages99-111
Number of pages13
ISBN (Print)9789620426575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Apr 2007

Cite this

黃淑嫺 (2007).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In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pp. 99-111).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黃淑嫺. /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07. pp. 99-111
@inbook{011a8241440e45d8a6523aea8d274811,
title =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abstract = "從女性形象出發,本文想進一步討論「女性書寫」(feminine writing)。藝術寫作為抗衡的手段很有意思,它甚至比打造一個另類女性形象來得更具挑戰性和顛覆性,對男性社會文化的反省可見更深刻。回到《小城之春》,我想電影的好處不光是在玉紋這個低調女性角色的打造,而是電影的「書寫」本身。玉紋有別於電影史上無數的傳統保守婦女,是因為電影的「書寫」讓她有發聲的機會。電影的敘事用抒情及自省的手法讓女主角的心事娓娓道來(梁秉鈞 1994:72-95)。可以說,電影的「女性」(feminity)是來自書寫本身。華語新電影的侯孝賢、許鞍華、關錦鵬、田壯壯等都以不同故事和手法演繹女性書寫,在香港方面,以關錦鵬的嘗試最值得我們探討。",
author = "黃淑嫺",
year = "2007",
month = "4",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isbn = "9789620426575",
pages = "99--111",
booktitle =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publisher =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address = "Hong Kong",

}

黃淑嫺 2007,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in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pp. 99-111.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 黃淑嫺.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07. p. 99-111.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AU - 黃淑嫺, null

PY - 2007/4/1

Y1 - 2007/4/1

N2 - 從女性形象出發,本文想進一步討論「女性書寫」(feminine writing)。藝術寫作為抗衡的手段很有意思,它甚至比打造一個另類女性形象來得更具挑戰性和顛覆性,對男性社會文化的反省可見更深刻。回到《小城之春》,我想電影的好處不光是在玉紋這個低調女性角色的打造,而是電影的「書寫」本身。玉紋有別於電影史上無數的傳統保守婦女,是因為電影的「書寫」讓她有發聲的機會。電影的敘事用抒情及自省的手法讓女主角的心事娓娓道來(梁秉鈞 1994:72-95)。可以說,電影的「女性」(feminity)是來自書寫本身。華語新電影的侯孝賢、許鞍華、關錦鵬、田壯壯等都以不同故事和手法演繹女性書寫,在香港方面,以關錦鵬的嘗試最值得我們探討。

AB - 從女性形象出發,本文想進一步討論「女性書寫」(feminine writing)。藝術寫作為抗衡的手段很有意思,它甚至比打造一個另類女性形象來得更具挑戰性和顛覆性,對男性社會文化的反省可見更深刻。回到《小城之春》,我想電影的好處不光是在玉紋這個低調女性角色的打造,而是電影的「書寫」本身。玉紋有別於電影史上無數的傳統保守婦女,是因為電影的「書寫」讓她有發聲的機會。電影的敘事用抒情及自省的手法讓女主角的心事娓娓道來(梁秉鈞 1994:72-95)。可以說,電影的「女性」(feminity)是來自書寫本身。華語新電影的侯孝賢、許鞍華、關錦鵬、田壯壯等都以不同故事和手法演繹女性書寫,在香港方面,以關錦鵬的嘗試最值得我們探討。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230

M3 - Book Chapter

SN - 9789620426575

SP - 99

EP - 111

BT -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PB -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ER -

黃淑嫺. 兩岸三地新電影的低調女性 : 試論關錦鵬的女性書寫. In 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 關錦鵬的光影記憶.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07. p. 9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