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讀張愛玲

劉紹銘, 梁秉鈞 (Editor), 許子東 (Editor)

    Research output: Scholarly Books | Reports | Literary WorksBook (Editor)

    Abstract

    張愛玲的魅力,對我而言,就是這些用文字和意象堆砌出來的“蒼涼手勢”。〈傾城之戀〉結尾時,作者這麼解說:“香港的淪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不可理喻的世界裏,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這種人生體會,卑之無甚高論。范柳原與白流蘇這段交往,也平實無奇。他們本應“相忘於江湖”,最後竟能相濡以沫,演變為這麼一個“哀感頑艷”的故事,套用一句陳腔濫調,靠的就是張愛玲“化腐朽為新奇”的文字功力。……一個作家的文字和技巧,領著我們曲徑通幽,迴旋處驟見柳暗花明,原來已邁入了新天地。這就是張愛玲魅力歷久不衰的原因。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lace of Publication香港
    Publisher牛津大學出版社
    Number of pages344
    ISBN (Print)9780195933666, 019593366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Mar 2002

    Bibliographical note

    劉紹銘, 梁秉鈞, 許子東編

    Cite this

    劉紹銘, 梁秉鈞 (Ed.), & 許子東 (Ed.) (2002). 再讀張愛玲. 香港: 牛津大學出版社.
    劉紹銘 ; 梁秉鈞 (Editor) ; 許子東 (Editor). / 再讀張愛玲. 香港 :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02. 344 p.
    @book{6b0a6e7397d542aca8cf85a4ce414bf0,
    title = "再讀張愛玲",
    abstract = "張愛玲的魅力,對我而言,就是這些用文字和意象堆砌出來的“蒼涼手勢”。〈傾城之戀〉結尾時,作者這麼解說:“香港的淪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不可理喻的世界裏,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這種人生體會,卑之無甚高論。范柳原與白流蘇這段交往,也平實無奇。他們本應“相忘於江湖”,最後竟能相濡以沫,演變為這麼一個“哀感頑艷”的故事,套用一句陳腔濫調,靠的就是張愛玲“化腐朽為新奇”的文字功力。……一個作家的文字和技巧,領著我們曲徑通幽,迴旋處驟見柳暗花明,原來已邁入了新天地。這就是張愛玲魅力歷久不衰的原因。",
    author = "劉紹銘",
    editor = "梁秉鈞 and 許子東",
    note = "劉紹銘, 梁秉鈞, 許子東編",
    year = "2002",
    month = "3",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isbn = "9780195933666",
    publisher = "牛津大學出版社",

    }

    劉紹銘, 梁秉鈞 (ed.) & 許子東 (ed.) 2002, 再讀張愛玲. 牛津大學出版社, 香港.

    再讀張愛玲. / 劉紹銘; 梁秉鈞 (Editor); 許子東 (Editor).

    香港 :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02. 344 p.

    Research output: Scholarly Books | Reports | Literary WorksBook (Editor)

    TY - BOOK

    T1 - 再讀張愛玲

    AU - 劉紹銘, null

    A2 - 梁秉鈞, null

    A2 - 許子東, null

    N1 - 劉紹銘, 梁秉鈞, 許子東編

    PY - 2002/3

    Y1 - 2002/3

    N2 - 張愛玲的魅力,對我而言,就是這些用文字和意象堆砌出來的“蒼涼手勢”。〈傾城之戀〉結尾時,作者這麼解說:“香港的淪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不可理喻的世界裏,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這種人生體會,卑之無甚高論。范柳原與白流蘇這段交往,也平實無奇。他們本應“相忘於江湖”,最後竟能相濡以沫,演變為這麼一個“哀感頑艷”的故事,套用一句陳腔濫調,靠的就是張愛玲“化腐朽為新奇”的文字功力。……一個作家的文字和技巧,領著我們曲徑通幽,迴旋處驟見柳暗花明,原來已邁入了新天地。這就是張愛玲魅力歷久不衰的原因。

    AB - 張愛玲的魅力,對我而言,就是這些用文字和意象堆砌出來的“蒼涼手勢”。〈傾城之戀〉結尾時,作者這麼解說:“香港的淪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不可理喻的世界裏,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這種人生體會,卑之無甚高論。范柳原與白流蘇這段交往,也平實無奇。他們本應“相忘於江湖”,最後竟能相濡以沫,演變為這麼一個“哀感頑艷”的故事,套用一句陳腔濫調,靠的就是張愛玲“化腐朽為新奇”的文字功力。……一個作家的文字和技巧,領著我們曲徑通幽,迴旋處驟見柳暗花明,原來已邁入了新天地。這就是張愛玲魅力歷久不衰的原因。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3245

    M3 - Book (Editor)

    SN - 9780195933666

    SN - 0195933664

    BT - 再讀張愛玲

    PB - 牛津大學出版社

    CY - 香港

    ER -

    劉紹銘, 梁秉鈞, (ed.), 許子東, (ed.). 再讀張愛玲. 香港: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02. 344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