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與忠誠 : 試論《色,戒》對「忠於原著」的重新界定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忠於原著」作為一種改編手法有它的文化和時代的意義。當大部分電影觀眾對文學已經不太熟悉,電影是否忠於原著,對他們來說可能並不是太重要。從討論外國的情況到中國和香港,讓我們感覺到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有種不合時宜的感覺,好像只有缺乏創作力的導演才會採用。在改編的課題上,創意(creativity)和忠誠(fidelity)成為兩碼子的事。我想在這個背景上思考電影《色‧戒》。 《色,戒》的出現,好像要為新電影發展以來,變得落伍的,甚至政治不正確的「忠於原著」改編方法重新作界定。《色‧戒》很大程度上是忠於張愛玲的同名短篇小說。電影的時代背景、人物、情節都是按着小說的安排。李安增加的場面,都是朝着張愛玲的意思發展下去。然而,《色,戒》如此盡情的忠於原著,我們不會覺得李安的電影缺乏創意。我覺得《色,戒》這齣電影很重要,因為它可以讓我們重新思考忠於原著的問題。如果我們視「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之一,而不是一種批評的標準。那麼,我們可以有富創意的忠於原著改編嗎?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8-12
Number of pages5
Journal香港文學
Volume278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2008

Cite this

@article{52c809ca7efd4a369a1b64bf120d314e,
title = "創意與忠誠 : 試論《色,戒》對「忠於原著」的重新界定",
abstract = "「忠於原著」作為一種改編手法有它的文化和時代的意義。當大部分電影觀眾對文學已經不太熟悉,電影是否忠於原著,對他們來說可能並不是太重要。從討論外國的情況到中國和香港,讓我們感覺到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有種不合時宜的感覺,好像只有缺乏創作力的導演才會採用。在改編的課題上,創意(creativity)和忠誠(fidelity)成為兩碼子的事。我想在這個背景上思考電影《色‧戒》。 《色,戒》的出現,好像要為新電影發展以來,變得落伍的,甚至政治不正確的「忠於原著」改編方法重新作界定。《色‧戒》很大程度上是忠於張愛玲的同名短篇小說。電影的時代背景、人物、情節都是按着小說的安排。李安增加的場面,都是朝着張愛玲的意思發展下去。然而,《色,戒》如此盡情的忠於原著,我們不會覺得李安的電影缺乏創意。我覺得《色,戒》這齣電影很重要,因為它可以讓我們重新思考忠於原著的問題。如果我們視「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之一,而不是一種批評的標準。那麼,我們可以有富創意的忠於原著改編嗎?",
author = "黃淑嫺",
year = "2008",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78",
pages = "8--12",
journal = "香港文學 = Hong Kong Literary",
issn = "1607-4793",

}

創意與忠誠 : 試論《色,戒》對「忠於原著」的重新界定. / 黃淑嫺.

In: 香港文學, Vol. 278, 01.01.2008, p. 8-12.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創意與忠誠 : 試論《色,戒》對「忠於原著」的重新界定

AU - 黃淑嫺, null

PY - 2008/1/1

Y1 - 2008/1/1

N2 - 「忠於原著」作為一種改編手法有它的文化和時代的意義。當大部分電影觀眾對文學已經不太熟悉,電影是否忠於原著,對他們來說可能並不是太重要。從討論外國的情況到中國和香港,讓我們感覺到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有種不合時宜的感覺,好像只有缺乏創作力的導演才會採用。在改編的課題上,創意(creativity)和忠誠(fidelity)成為兩碼子的事。我想在這個背景上思考電影《色‧戒》。 《色,戒》的出現,好像要為新電影發展以來,變得落伍的,甚至政治不正確的「忠於原著」改編方法重新作界定。《色‧戒》很大程度上是忠於張愛玲的同名短篇小說。電影的時代背景、人物、情節都是按着小說的安排。李安增加的場面,都是朝着張愛玲的意思發展下去。然而,《色,戒》如此盡情的忠於原著,我們不會覺得李安的電影缺乏創意。我覺得《色,戒》這齣電影很重要,因為它可以讓我們重新思考忠於原著的問題。如果我們視「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之一,而不是一種批評的標準。那麼,我們可以有富創意的忠於原著改編嗎?

AB - 「忠於原著」作為一種改編手法有它的文化和時代的意義。當大部分電影觀眾對文學已經不太熟悉,電影是否忠於原著,對他們來說可能並不是太重要。從討論外國的情況到中國和香港,讓我們感覺到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有種不合時宜的感覺,好像只有缺乏創作力的導演才會採用。在改編的課題上,創意(creativity)和忠誠(fidelity)成為兩碼子的事。我想在這個背景上思考電影《色‧戒》。 《色,戒》的出現,好像要為新電影發展以來,變得落伍的,甚至政治不正確的「忠於原著」改編方法重新作界定。《色‧戒》很大程度上是忠於張愛玲的同名短篇小說。電影的時代背景、人物、情節都是按着小說的安排。李安增加的場面,都是朝着張愛玲的意思發展下去。然而,《色,戒》如此盡情的忠於原著,我們不會覺得李安的電影缺乏創意。我覺得《色,戒》這齣電影很重要,因為它可以讓我們重新思考忠於原著的問題。如果我們視「忠於原著」作為改編手法之一,而不是一種批評的標準。那麼,我們可以有富創意的忠於原著改編嗎?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229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78

SP - 8

EP - 12

JO - 香港文學 = Hong Kong Literary

JF - 香港文學 = Hong Kong Literary

SN - 1607-4793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