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位置与生态电影 : 以王久良的纪录片为例

Research output: Other PublicationsOther ArticleResearch

14 Downloads (Pure)

Abstract

英国人类学家玛丽.道格拉斯在其影响深远的著作《洁净与危险》一书中, 引用切斯特菲尔德勋爵的名言, 阐释了 "污秽" 的社会性构建 -- 即, 任何事物并非天生肮脏, 之所以"成为" 污秽, 是由于它被置于不属于它的位置。道格拉斯认为, 切斯特菲尔德的名言 "暗示了两个情境: 一系列有秩序的关系以及对此秩序的违背。" 进而言之, 无论是对污秽的进行归类的有效机制, 还是对这种归类机制的挑战, 都是由人们彼时所处的社会组织和系统所规定的,
都是某种社会性的行为和过程。

在此, 笔者想进一步指出的是, 这种对事物进行归类的过程 (同时也是某些事物溢出其类别的过程), -- 也就是我们赋予事物特定秩序中其位置的过程 -- 不仅是我们整合外部世界的过程$ 也同时是我们整合自我和内心的过程; 也就是说, 这既是一个社会性的过程, 也是一个文化性的过程。诚如美国著名生态学者唐纳德!沃斯特所言: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全球性生态危机, 起因不在生态系统本身, 而在于我们的文化系统。 "可以说, 生态问题根本上是我们文化的问题。

本文将以垃圾的 "位置性, 问题为出发点, 以王久良的生态纪录片《垃圾围城》为例, 来探讨垃圾这个问题和话语之于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和消费主义社会的生态意义。具体而言, 笔者将围绕垃圾话语中的 "位置" 这个议题, 解析影片在叙述、影像、象征等诸多层面上, 是如何展开对垃圾所造成的生态问题的揭露与思考。笔者提出, 垃圾作为一个生态问题和社会性的现代性话语, 是当代城市化、商品化、消费化的产物 -- 后者不仅定义了垃圾的地理位置, 更构建了它的社会位置) 在当代中国, 垃圾可以作为一面镜子, 映照人们选择忽视却无可逃避的环境危机, 也映照出构成该危机的当代社会与文化情境。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8-11
Number of pages4
No.28
Specialist publication生态文化研究通讯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6 May 2020

Bibliographical note

This is a reprinted and abridged version of my previous peer-reviewed publication of the same title, for the purpose of promoting ecocrtical studies to a wider readership.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