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自古詩人皆寫愁。要把哀愁寫得深刻感人,藝術上並不容易。在文筆的收放之間言過其實,固然可以造成反效果;“眾人皆醉我獨醒”地反复尤人揚己,亦不免自打折扣。感受和筆觸的深度不足或者過分理性刻畫,形重於神,會令情境變成藝術平面;不斷怨天自憐,亦會削弱藝術感染力。在言不盡意的前提下,詩歌特別著重意在言外的精煉表達,因此往往是文繁氣薄,詞短意長,調重境滯,語淡情深。 論者大都同意李清照詞的情思以愁為主,而予人“極是當行本色”的感覺。在直悟式的批評傳統中,這種看法幾乎不言而喻,有時反而使評論語焉不詳。本文不擬探索易安詞中愁懷的全部內蘊,而會重點討論她如何透過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的呈現—尤其是並置映襯式的呈現—把愁情寫得特別富藝術“立體感”:真摯、深刻、細膩、纏綿、淒婉而活現。不同文學傳統中的美學前提本末有別,中國古典詩歌以言志抒情為主,發自心靈而訴諸心靈,其藝術表達首在於情思的“真”。這個“真”屬於美學而非道德範疇:例如莊子就說“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漁父》);李清照的父親亦強調詩文必須以“誠著”,要“字字如肺肝出”(《宋史•李格非傳》)。兩人所指有關真實情感的藝術意義,正好體現於易安詞中。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Publisher南京大學出版社
Pages287-305
Number of pages19
ISBN (Print)7305023566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Dec 2005

Cite this

鄺龑子 (2005).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In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pp. 287-305). 南京大學出版社.
鄺龑子. /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南京大學出版社, 2005. pp. 287-305
@inbook{7d41ec2dc3b84beb9d6f2a9a61f9246f,
title =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abstract = "自古詩人皆寫愁。要把哀愁寫得深刻感人,藝術上並不容易。在文筆的收放之間言過其實,固然可以造成反效果;“眾人皆醉我獨醒”地反复尤人揚己,亦不免自打折扣。感受和筆觸的深度不足或者過分理性刻畫,形重於神,會令情境變成藝術平面;不斷怨天自憐,亦會削弱藝術感染力。在言不盡意的前提下,詩歌特別著重意在言外的精煉表達,因此往往是文繁氣薄,詞短意長,調重境滯,語淡情深。 論者大都同意李清照詞的情思以愁為主,而予人“極是當行本色”的感覺。在直悟式的批評傳統中,這種看法幾乎不言而喻,有時反而使評論語焉不詳。本文不擬探索易安詞中愁懷的全部內蘊,而會重點討論她如何透過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的呈現—尤其是並置映襯式的呈現—把愁情寫得特別富藝術“立體感”:真摯、深刻、細膩、纏綿、淒婉而活現。不同文學傳統中的美學前提本末有別,中國古典詩歌以言志抒情為主,發自心靈而訴諸心靈,其藝術表達首在於情思的“真”。這個“真”屬於美學而非道德範疇:例如莊子就說“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漁父》);李清照的父親亦強調詩文必須以“誠著”,要“字字如肺肝出”(《宋史•李格非傳》)。兩人所指有關真實情感的藝術意義,正好體現於易安詞中。",
author = "鄺龑子",
year = "2005",
month = "12",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isbn = "7305023566",
pages = "287--305",
booktitle =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publisher = "南京大學出版社",

}

鄺龑子 2005,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in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南京大學出版社, pp. 287-305.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 鄺龑子.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南京大學出版社, 2005. p. 287-305.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AU - 鄺龑子, null

PY - 2005/12/1

Y1 - 2005/12/1

N2 - 自古詩人皆寫愁。要把哀愁寫得深刻感人,藝術上並不容易。在文筆的收放之間言過其實,固然可以造成反效果;“眾人皆醉我獨醒”地反复尤人揚己,亦不免自打折扣。感受和筆觸的深度不足或者過分理性刻畫,形重於神,會令情境變成藝術平面;不斷怨天自憐,亦會削弱藝術感染力。在言不盡意的前提下,詩歌特別著重意在言外的精煉表達,因此往往是文繁氣薄,詞短意長,調重境滯,語淡情深。 論者大都同意李清照詞的情思以愁為主,而予人“極是當行本色”的感覺。在直悟式的批評傳統中,這種看法幾乎不言而喻,有時反而使評論語焉不詳。本文不擬探索易安詞中愁懷的全部內蘊,而會重點討論她如何透過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的呈現—尤其是並置映襯式的呈現—把愁情寫得特別富藝術“立體感”:真摯、深刻、細膩、纏綿、淒婉而活現。不同文學傳統中的美學前提本末有別,中國古典詩歌以言志抒情為主,發自心靈而訴諸心靈,其藝術表達首在於情思的“真”。這個“真”屬於美學而非道德範疇:例如莊子就說“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漁父》);李清照的父親亦強調詩文必須以“誠著”,要“字字如肺肝出”(《宋史•李格非傳》)。兩人所指有關真實情感的藝術意義,正好體現於易安詞中。

AB - 自古詩人皆寫愁。要把哀愁寫得深刻感人,藝術上並不容易。在文筆的收放之間言過其實,固然可以造成反效果;“眾人皆醉我獨醒”地反复尤人揚己,亦不免自打折扣。感受和筆觸的深度不足或者過分理性刻畫,形重於神,會令情境變成藝術平面;不斷怨天自憐,亦會削弱藝術感染力。在言不盡意的前提下,詩歌特別著重意在言外的精煉表達,因此往往是文繁氣薄,詞短意長,調重境滯,語淡情深。 論者大都同意李清照詞的情思以愁為主,而予人“極是當行本色”的感覺。在直悟式的批評傳統中,這種看法幾乎不言而喻,有時反而使評論語焉不詳。本文不擬探索易安詞中愁懷的全部內蘊,而會重點討論她如何透過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的呈現—尤其是並置映襯式的呈現—把愁情寫得特別富藝術“立體感”:真摯、深刻、細膩、纏綿、淒婉而活現。不同文學傳統中的美學前提本末有別,中國古典詩歌以言志抒情為主,發自心靈而訴諸心靈,其藝術表達首在於情思的“真”。這個“真”屬於美學而非道德範疇:例如莊子就說“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漁父》);李清照的父親亦強調詩文必須以“誠著”,要“字字如肺肝出”(《宋史•李格非傳》)。兩人所指有關真實情感的藝術意義,正好體現於易安詞中。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903

M3 - Book Chapter

SN - 7305023566

SP - 287

EP - 305

BT -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PB - 南京大學出版社

ER -

鄺龑子. 外在觸覺和內在感思 : 李清照描寫愁情的立體感. In 文學評論叢刊(第8卷第2期). 南京大學出版社. 2005. p. 287-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