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經》“聖治章”正讀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孝經》第九章“聖治章”云: 子曰:“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父母生之,縝莫大焉。君親臨之,,厚莫重焉。” 朱子以前,先儒對此段文字都無質疑,但實際上“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這一句是有問題的。從語法上講,這只能是一個判斷句。“父子之道”,是天性,沒有問題,但是與“君臣之義”之間在意義上卻並沒有什麽判斷關係。父子之道,怎麽會是君臣之義,實在令人費解。晚出的孔安國傳云:“親愛相加,則為父子之恩,尊嚴之則有君臣之誼焉。”唐明皇注云:“父子之道,天性之常,加以尊嚴,又有君臣之義。 ”這種解釋,是在“君臣之義”前增加了一個“有”字,比較原文和“父子之道,天性也,有君臣之義也”,不難發現與原文之間的差別,這是典型的增字解經,絕非經意。朱子《孝經刊誤》採用宋代祕府古文《孝經》本,對應的此句作:“父子之道,天性,君臣之義。” 少了兩個“也”字,先儒解釋的不合理就更明顯了。因此朱子不取先儒之說,而云:“‘君臣之義’之下,則又當有斷簡焉,今不能知其為何字也。” 我認爲“君臣”之下,脱一“道”字,原文當作“君臣之道,義也”。這牽涉到先秦時代關於父子和君臣關係的一個很古老的覲念,那就是父子之間的關係,是天生的;君臣之間的關係,是後天的,是通過“義”相處的。父子之道,或者說孝道,不但先於君臣之道,而且高於君臣之道。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93-96
Number of pages4
Journal中國語學研究 : 開篇
Volume2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Mar 2005
Externally publishedYes

Cite this

@article{917fdeacdd5f4f71a9aa2ea0960220ab,
title = "《孝經》“聖治章”正讀",
abstract = "《孝經》第九章“聖治章”云: 子曰:“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父母生之,縝莫大焉。君親臨之,,厚莫重焉。” 朱子以前,先儒對此段文字都無質疑,但實際上“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這一句是有問題的。從語法上講,這只能是一個判斷句。“父子之道”,是天性,沒有問題,但是與“君臣之義”之間在意義上卻並沒有什麽判斷關係。父子之道,怎麽會是君臣之義,實在令人費解。晚出的孔安國傳云:“親愛相加,則為父子之恩,尊嚴之則有君臣之誼焉。”唐明皇注云:“父子之道,天性之常,加以尊嚴,又有君臣之義。 ”這種解釋,是在“君臣之義”前增加了一個“有”字,比較原文和“父子之道,天性也,有君臣之義也”,不難發現與原文之間的差別,這是典型的增字解經,絕非經意。朱子《孝經刊誤》採用宋代祕府古文《孝經》本,對應的此句作:“父子之道,天性,君臣之義。” 少了兩個“也”字,先儒解釋的不合理就更明顯了。因此朱子不取先儒之說,而云:“‘君臣之義’之下,則又當有斷簡焉,今不能知其為何字也。” 我認爲“君臣”之下,脱一“道”字,原文當作“君臣之道,義也”。這牽涉到先秦時代關於父子和君臣關係的一個很古老的覲念,那就是父子之間的關係,是天生的;君臣之間的關係,是後天的,是通過“義”相處的。父子之道,或者說孝道,不但先於君臣之道,而且高於君臣之道。",
author = "徐剛",
year = "2005",
month = "3",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4",
pages = "93--96",
journal = "中國語學研究 : 開篇",
publisher = "好文出版",

}

《孝經》“聖治章”正讀. / 徐剛.

In: 中國語學研究 : 開篇, Vol. 24, 03.2005, p. 93-96.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孝經》“聖治章”正讀

AU - 徐剛, null

PY - 2005/3

Y1 - 2005/3

N2 - 《孝經》第九章“聖治章”云: 子曰:“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父母生之,縝莫大焉。君親臨之,,厚莫重焉。” 朱子以前,先儒對此段文字都無質疑,但實際上“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這一句是有問題的。從語法上講,這只能是一個判斷句。“父子之道”,是天性,沒有問題,但是與“君臣之義”之間在意義上卻並沒有什麽判斷關係。父子之道,怎麽會是君臣之義,實在令人費解。晚出的孔安國傳云:“親愛相加,則為父子之恩,尊嚴之則有君臣之誼焉。”唐明皇注云:“父子之道,天性之常,加以尊嚴,又有君臣之義。 ”這種解釋,是在“君臣之義”前增加了一個“有”字,比較原文和“父子之道,天性也,有君臣之義也”,不難發現與原文之間的差別,這是典型的增字解經,絕非經意。朱子《孝經刊誤》採用宋代祕府古文《孝經》本,對應的此句作:“父子之道,天性,君臣之義。” 少了兩個“也”字,先儒解釋的不合理就更明顯了。因此朱子不取先儒之說,而云:“‘君臣之義’之下,則又當有斷簡焉,今不能知其為何字也。” 我認爲“君臣”之下,脱一“道”字,原文當作“君臣之道,義也”。這牽涉到先秦時代關於父子和君臣關係的一個很古老的覲念,那就是父子之間的關係,是天生的;君臣之間的關係,是後天的,是通過“義”相處的。父子之道,或者說孝道,不但先於君臣之道,而且高於君臣之道。

AB - 《孝經》第九章“聖治章”云: 子曰:“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父母生之,縝莫大焉。君親臨之,,厚莫重焉。” 朱子以前,先儒對此段文字都無質疑,但實際上“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這一句是有問題的。從語法上講,這只能是一個判斷句。“父子之道”,是天性,沒有問題,但是與“君臣之義”之間在意義上卻並沒有什麽判斷關係。父子之道,怎麽會是君臣之義,實在令人費解。晚出的孔安國傳云:“親愛相加,則為父子之恩,尊嚴之則有君臣之誼焉。”唐明皇注云:“父子之道,天性之常,加以尊嚴,又有君臣之義。 ”這種解釋,是在“君臣之義”前增加了一個“有”字,比較原文和“父子之道,天性也,有君臣之義也”,不難發現與原文之間的差別,這是典型的增字解經,絕非經意。朱子《孝經刊誤》採用宋代祕府古文《孝經》本,對應的此句作:“父子之道,天性,君臣之義。” 少了兩個“也”字,先儒解釋的不合理就更明顯了。因此朱子不取先儒之說,而云:“‘君臣之義’之下,則又當有斷簡焉,今不能知其為何字也。” 我認爲“君臣”之下,脱一“道”字,原文當作“君臣之道,義也”。這牽涉到先秦時代關於父子和君臣關係的一個很古老的覲念,那就是父子之間的關係,是天生的;君臣之間的關係,是後天的,是通過“義”相處的。父子之道,或者說孝道,不但先於君臣之道,而且高於君臣之道。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4902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4

SP - 93

EP - 96

JO - 中國語學研究 : 開篇

JF - 中國語學研究 : 開篇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