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諷刺於怪誕 : 論《聊齋誌異》官宦、入仕與冥譴三類篇章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聊齋誌異》中的怪誕元素,包括怪異描寫、畸型、異相的怪誕人物、異類變形、輪迴變形、迷狂病態等。這些怪誕描寫,往往能帶出諷刺的訊息。《聊齋誌異》以幻境喻現實人生,蒲松齡藉種種奇異的變形、怪誕的手法,帶出他對貪官污吏、奸媸顛倒的考試制度、八股文的嘲諷;顯示惡有惡報的果報威力,以及表達貪色受罰的種種諷刺。《明清小說》一書評《聊齋誌異》: 無論寫實或幻想的故事,現實或超現實的人物、情節,《聊齋誌異》的篇章往往都寓含或深藏著現實精神。這些現實精神,有時是對政治、社會的不滿,有時是對世道人心的諷刺,有時是對人生無常、富貴浮雲的啟悟,也有時是作者對自身際遇的感慨,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聊齋誌異》便是以諸多奇幻靈異的故事,寄寓蒲松齡對現實、對人生的嘲諷與寄慨。怪誕的花妖狐魅,亦有現實生活的立足點,並帶出作者對官場、仕宧等不公平現象的嘲弄。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38-50
Number of pages13
Journal文學論衡
Volume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Mar 2002

Cite this

@article{fc5bf53c943b417f968a1ffd842a4310,
title = "寓諷刺於怪誕 : 論《聊齋誌異》官宦、入仕與冥譴三類篇章",
abstract = "《聊齋誌異》中的怪誕元素,包括怪異描寫、畸型、異相的怪誕人物、異類變形、輪迴變形、迷狂病態等。這些怪誕描寫,往往能帶出諷刺的訊息。《聊齋誌異》以幻境喻現實人生,蒲松齡藉種種奇異的變形、怪誕的手法,帶出他對貪官污吏、奸媸顛倒的考試制度、八股文的嘲諷;顯示惡有惡報的果報威力,以及表達貪色受罰的種種諷刺。《明清小說》一書評《聊齋誌異》: 無論寫實或幻想的故事,現實或超現實的人物、情節,《聊齋誌異》的篇章往往都寓含或深藏著現實精神。這些現實精神,有時是對政治、社會的不滿,有時是對世道人心的諷刺,有時是對人生無常、富貴浮雲的啟悟,也有時是作者對自身際遇的感慨,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聊齋誌異》便是以諸多奇幻靈異的故事,寄寓蒲松齡對現實、對人生的嘲諷與寄慨。怪誕的花妖狐魅,亦有現實生活的立足點,並帶出作者對官場、仕宧等不公平現象的嘲弄。",
author = "劉燕萍",
year = "2002",
month = "3",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1",
pages = "38--50",
journal = "文學論衡",
issn = "1683-531X",

}

寓諷刺於怪誕 : 論《聊齋誌異》官宦、入仕與冥譴三類篇章. / 劉燕萍.

In: 文學論衡, Vol. 1, 01.03.2002, p. 38-50.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TY - JOUR

T1 - 寓諷刺於怪誕 : 論《聊齋誌異》官宦、入仕與冥譴三類篇章

AU - 劉燕萍, null

PY - 2002/3/1

Y1 - 2002/3/1

N2 - 《聊齋誌異》中的怪誕元素,包括怪異描寫、畸型、異相的怪誕人物、異類變形、輪迴變形、迷狂病態等。這些怪誕描寫,往往能帶出諷刺的訊息。《聊齋誌異》以幻境喻現實人生,蒲松齡藉種種奇異的變形、怪誕的手法,帶出他對貪官污吏、奸媸顛倒的考試制度、八股文的嘲諷;顯示惡有惡報的果報威力,以及表達貪色受罰的種種諷刺。《明清小說》一書評《聊齋誌異》: 無論寫實或幻想的故事,現實或超現實的人物、情節,《聊齋誌異》的篇章往往都寓含或深藏著現實精神。這些現實精神,有時是對政治、社會的不滿,有時是對世道人心的諷刺,有時是對人生無常、富貴浮雲的啟悟,也有時是作者對自身際遇的感慨,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聊齋誌異》便是以諸多奇幻靈異的故事,寄寓蒲松齡對現實、對人生的嘲諷與寄慨。怪誕的花妖狐魅,亦有現實生活的立足點,並帶出作者對官場、仕宧等不公平現象的嘲弄。

AB - 《聊齋誌異》中的怪誕元素,包括怪異描寫、畸型、異相的怪誕人物、異類變形、輪迴變形、迷狂病態等。這些怪誕描寫,往往能帶出諷刺的訊息。《聊齋誌異》以幻境喻現實人生,蒲松齡藉種種奇異的變形、怪誕的手法,帶出他對貪官污吏、奸媸顛倒的考試制度、八股文的嘲諷;顯示惡有惡報的果報威力,以及表達貪色受罰的種種諷刺。《明清小說》一書評《聊齋誌異》: 無論寫實或幻想的故事,現實或超現實的人物、情節,《聊齋誌異》的篇章往往都寓含或深藏著現實精神。這些現實精神,有時是對政治、社會的不滿,有時是對世道人心的諷刺,有時是對人生無常、富貴浮雲的啟悟,也有時是作者對自身際遇的感慨,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聊齋誌異》便是以諸多奇幻靈異的故事,寄寓蒲松齡對現實、對人生的嘲諷與寄慨。怪誕的花妖狐魅,亦有現實生活的立足點,並帶出作者對官場、仕宧等不公平現象的嘲弄。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960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1

SP - 38

EP - 50

JO - 文學論衡

JF - 文學論衡

SN - 1683-531X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