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革"的两种抗议姿态 : 《上海生死劫》与《血色黄昏》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上海生死劫》(《Life and Dedth in Shanghai》,郑念着)和《血色黄昏》(老鬼着)算得上是近年来“文革文学”的新进展了。将两书文在一起读尤其有意思。郑念女士原是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经理,在“文革”中遭难入狱,获平反后于一九八O年离沪去美。小说原以很漂亮的英文写成,经《时代》周刊专文推荐后很快赢得大量西方读者。其影响最近“外转内销”。一九八七年台湾有了题为《生与死》的中译本,一九八八年中国大陆出了译本,十分抢手。国内评论界迄今为止却保持沉默,老鬼(真名林鹄)是五、六十年代著名作家、《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在“文革”中当过红卫兵闯将、兵团知青、“现行反革命”兼劳改犯。《血色黄昏》写于十年前“伤痕文学”时期,当时没能出版。后辗转了六家出版社,一直未作修改,终于在一九八七年由北京工人出版社付梓,一年内竟接连重印已俏俏销到三十几万册。在纯文学、社会文学似乎越来越少有“轰动效应”、印数已逐年减少的文学市场中,朴实记述“文革”经验的《血色黄昏》反而更为读者们接受,这不能不说是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我并不想比较这两个“文革”长篇的长短优势,应该说,它们均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我只想将两本书放在一起,在文学中,1+1常常并不等于2。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59-66
Number of pages8
Journal读书
Volume1989
Issue number5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1989

Cite this

@article{e25a4000a7b846b0b11702eb80c98f3f,
title = "对{"}文革{"}的两种抗议姿态 : 《上海生死劫》与《血色黄昏》",
abstract = "《上海生死劫》(《Life and Dedth in Shanghai》,郑念着)和《血色黄昏》(老鬼着)算得上是近年来“文革文学”的新进展了。将两书文在一起读尤其有意思。郑念女士原是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经理,在“文革”中遭难入狱,获平反后于一九八O年离沪去美。小说原以很漂亮的英文写成,经《时代》周刊专文推荐后很快赢得大量西方读者。其影响最近“外转内销”。一九八七年台湾有了题为《生与死》的中译本,一九八八年中国大陆出了译本,十分抢手。国内评论界迄今为止却保持沉默,老鬼(真名林鹄)是五、六十年代著名作家、《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在“文革”中当过红卫兵闯将、兵团知青、“现行反革命”兼劳改犯。《血色黄昏》写于十年前“伤痕文学”时期,当时没能出版。后辗转了六家出版社,一直未作修改,终于在一九八七年由北京工人出版社付梓,一年内竟接连重印已俏俏销到三十几万册。在纯文学、社会文学似乎越来越少有“轰动效应”、印数已逐年减少的文学市场中,朴实记述“文革”经验的《血色黄昏》反而更为读者们接受,这不能不说是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我并不想比较这两个“文革”长篇的长短优势,应该说,它们均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我只想将两本书放在一起,在文学中,1+1常常并不等于2。",
author = "许子东",
year = "1989",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volume = "1989",
pages = "59--66",
journal = "读书 = Dushu",
issn = "0257-0270",
number = "5",

}

对"文革"的两种抗议姿态 : 《上海生死劫》与《血色黄昏》. / 许子东.

In: 读书, Vol. 1989, No. 5, 01.01.1989, p. 59-66.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对"文革"的两种抗议姿态 : 《上海生死劫》与《血色黄昏》

AU - 许子东, null

PY - 1989/1/1

Y1 - 1989/1/1

N2 - 《上海生死劫》(《Life and Dedth in Shanghai》,郑念着)和《血色黄昏》(老鬼着)算得上是近年来“文革文学”的新进展了。将两书文在一起读尤其有意思。郑念女士原是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经理,在“文革”中遭难入狱,获平反后于一九八O年离沪去美。小说原以很漂亮的英文写成,经《时代》周刊专文推荐后很快赢得大量西方读者。其影响最近“外转内销”。一九八七年台湾有了题为《生与死》的中译本,一九八八年中国大陆出了译本,十分抢手。国内评论界迄今为止却保持沉默,老鬼(真名林鹄)是五、六十年代著名作家、《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在“文革”中当过红卫兵闯将、兵团知青、“现行反革命”兼劳改犯。《血色黄昏》写于十年前“伤痕文学”时期,当时没能出版。后辗转了六家出版社,一直未作修改,终于在一九八七年由北京工人出版社付梓,一年内竟接连重印已俏俏销到三十几万册。在纯文学、社会文学似乎越来越少有“轰动效应”、印数已逐年减少的文学市场中,朴实记述“文革”经验的《血色黄昏》反而更为读者们接受,这不能不说是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我并不想比较这两个“文革”长篇的长短优势,应该说,它们均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我只想将两本书放在一起,在文学中,1+1常常并不等于2。

AB - 《上海生死劫》(《Life and Dedth in Shanghai》,郑念着)和《血色黄昏》(老鬼着)算得上是近年来“文革文学”的新进展了。将两书文在一起读尤其有意思。郑念女士原是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经理,在“文革”中遭难入狱,获平反后于一九八O年离沪去美。小说原以很漂亮的英文写成,经《时代》周刊专文推荐后很快赢得大量西方读者。其影响最近“外转内销”。一九八七年台湾有了题为《生与死》的中译本,一九八八年中国大陆出了译本,十分抢手。国内评论界迄今为止却保持沉默,老鬼(真名林鹄)是五、六十年代著名作家、《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在“文革”中当过红卫兵闯将、兵团知青、“现行反革命”兼劳改犯。《血色黄昏》写于十年前“伤痕文学”时期,当时没能出版。后辗转了六家出版社,一直未作修改,终于在一九八七年由北京工人出版社付梓,一年内竟接连重印已俏俏销到三十几万册。在纯文学、社会文学似乎越来越少有“轰动效应”、印数已逐年减少的文学市场中,朴实记述“文革”经验的《血色黄昏》反而更为读者们接受,这不能不说是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我并不想比较这两个“文革”长篇的长短优势,应该说,它们均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我只想将两本书放在一起,在文学中,1+1常常并不等于2。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155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1989

SP - 59

EP - 66

JO - 读书 = Dushu

JF - 读书 = Dushu

SN - 0257-0270

IS - 5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