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的矛盾 : 評黎紫書《告別的年代》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本文分析馬來西亞著名女作家黎紫書的最新長篇小說《告別的年代》的兩大特點:「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筆者認為,《告別的年代》將1969年發生在馬來西亞的五一三事件作為馬來西亞華人新的家族史的開端,以「小寫歷史」的方式的方式挑戰傳統的歷史宏觀敘述,展現了作者理解馬華歷史的獨特視角。文中以互文、後設的方式使得作品中懷舊與遊戲的情緒互相交織,以顯示出對於身份追尋、歷史意義的不可得或者說更加開放性的解釋。但是這種互文、後設的寫作技巧在文中大量使用也帶來了一定弊端,使得五一三事件之後的歷史存在感被虛構化與戲謔化,從而模糊了作者「小寫歷史」的歷史觀點和立場。最後,通過分析黎紫書作品的讀者群導致的她在馬華文學中的特殊性,筆者認為黎紫書在華語語系文學中不完全算是個「邊緣作家」,《告別的年代》中「被放逐」、「被遺忘」的焦慮感與其說是來自於馬華文學相對於中國大陸文學所產生的邊緣感,不如將其放在馬來西亞文學複系統下,將其看做馬華文學相對於馬來文書寫的馬來西亞國家文學而產生的邊緣之感。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139-153
Number of pages15
Journal中國現代文學
Volume2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Dec 2012

Cite this

@article{e2d12346b99c401ab63c506db924cb99,
title = "「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的矛盾 : 評黎紫書《告別的年代》",
abstract = "本文分析馬來西亞著名女作家黎紫書的最新長篇小說《告別的年代》的兩大特點:「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筆者認為,《告別的年代》將1969年發生在馬來西亞的五一三事件作為馬來西亞華人新的家族史的開端,以「小寫歷史」的方式的方式挑戰傳統的歷史宏觀敘述,展現了作者理解馬華歷史的獨特視角。文中以互文、後設的方式使得作品中懷舊與遊戲的情緒互相交織,以顯示出對於身份追尋、歷史意義的不可得或者說更加開放性的解釋。但是這種互文、後設的寫作技巧在文中大量使用也帶來了一定弊端,使得五一三事件之後的歷史存在感被虛構化與戲謔化,從而模糊了作者「小寫歷史」的歷史觀點和立場。最後,通過分析黎紫書作品的讀者群導致的她在馬華文學中的特殊性,筆者認為黎紫書在華語語系文學中不完全算是個「邊緣作家」,《告別的年代》中「被放逐」、「被遺忘」的焦慮感與其說是來自於馬華文學相對於中國大陸文學所產生的邊緣感,不如將其放在馬來西亞文學複系統下,將其看做馬華文學相對於馬來文書寫的馬來西亞國家文學而產生的邊緣之感。",
author = "魏艷",
year = "2012",
month = "12",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2",
pages = "139--153",
journal = "中國現代文學",
issn = "1684-4238",

}

「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的矛盾 : 評黎紫書《告別的年代》. / 魏艷.

In: 中國現代文學, Vol. 22, 01.12.2012, p. 139-153.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的矛盾 : 評黎紫書《告別的年代》

AU - 魏艷, null

PY - 2012/12/1

Y1 - 2012/12/1

N2 - 本文分析馬來西亞著名女作家黎紫書的最新長篇小說《告別的年代》的兩大特點:「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筆者認為,《告別的年代》將1969年發生在馬來西亞的五一三事件作為馬來西亞華人新的家族史的開端,以「小寫歷史」的方式的方式挑戰傳統的歷史宏觀敘述,展現了作者理解馬華歷史的獨特視角。文中以互文、後設的方式使得作品中懷舊與遊戲的情緒互相交織,以顯示出對於身份追尋、歷史意義的不可得或者說更加開放性的解釋。但是這種互文、後設的寫作技巧在文中大量使用也帶來了一定弊端,使得五一三事件之後的歷史存在感被虛構化與戲謔化,從而模糊了作者「小寫歷史」的歷史觀點和立場。最後,通過分析黎紫書作品的讀者群導致的她在馬華文學中的特殊性,筆者認為黎紫書在華語語系文學中不完全算是個「邊緣作家」,《告別的年代》中「被放逐」、「被遺忘」的焦慮感與其說是來自於馬華文學相對於中國大陸文學所產生的邊緣感,不如將其放在馬來西亞文學複系統下,將其看做馬華文學相對於馬來文書寫的馬來西亞國家文學而產生的邊緣之感。

AB - 本文分析馬來西亞著名女作家黎紫書的最新長篇小說《告別的年代》的兩大特點:「小寫歷史」與後設書寫。筆者認為,《告別的年代》將1969年發生在馬來西亞的五一三事件作為馬來西亞華人新的家族史的開端,以「小寫歷史」的方式的方式挑戰傳統的歷史宏觀敘述,展現了作者理解馬華歷史的獨特視角。文中以互文、後設的方式使得作品中懷舊與遊戲的情緒互相交織,以顯示出對於身份追尋、歷史意義的不可得或者說更加開放性的解釋。但是這種互文、後設的寫作技巧在文中大量使用也帶來了一定弊端,使得五一三事件之後的歷史存在感被虛構化與戲謔化,從而模糊了作者「小寫歷史」的歷史觀點和立場。最後,通過分析黎紫書作品的讀者群導致的她在馬華文學中的特殊性,筆者認為黎紫書在華語語系文學中不完全算是個「邊緣作家」,《告別的年代》中「被放逐」、「被遺忘」的焦慮感與其說是來自於馬華文學相對於中國大陸文學所產生的邊緣感,不如將其放在馬來西亞文學複系統下,將其看做馬華文學相對於馬來文書寫的馬來西亞國家文學而產生的邊緣之感。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298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2

SP - 139

EP - 153

JO - 中國現代文學

JF - 中國現代文學

SN - 1684-4238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