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也斯的煩惱 : 散文寫作與成長矛盾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Abstract

    也斯《灰鴿試飛‧香港筆記 》研討特輯 : 如果我們認識也斯中後期的創作,無論是詩作或者是散文,以「物」和「景」為重心的作品最為重要。他的「物」是非常具體的,尤其是他一系列以食物為主的作品,他的〈菜乾湯〉、〈茄子〉、〈鴛鴦〉等等都是以具體的食物引發文化與生活的啟發。他甚至寫到具體的街道,例如〈花布街〉、〈樓梯街〉、〈鴨寮街〉等。他亦有寫到一些情景詩如〈聽John Cage音樂會回來的路上〉、〈在文化研究所看王履《華山圖》〉。這些「物」與「景」與香港文化層層緊扣着。美國學者周蕾在她早前的論文〈香港及香港作家梁秉鈞〉曾提出「物」在也斯作品的重要性,然而,在《灰鴿早晨的話》中我們找不到這些,甚至沒多談香港文化。《灰鴿早晨的話》中的散文是一些不同的感覺的拼湊,連結成一幅幅抽象的圖畫,跟中後期的也斯很不一樣,正因為這一點燃起了我的興趣,嘗試探究一下少年也斯的文學成長旅程。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4-7
    Number of pages4
    Journal香港文學
    Issue number34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Aug 2013

    Cite this

    @article{6da3ec033b434d5a809de8d072ea4607,
    title = "少年也斯的煩惱 : 散文寫作與成長矛盾",
    abstract = "也斯《灰鴿試飛‧香港筆記 》研討特輯 : 如果我們認識也斯中後期的創作,無論是詩作或者是散文,以「物」和「景」為重心的作品最為重要。他的「物」是非常具體的,尤其是他一系列以食物為主的作品,他的〈菜乾湯〉、〈茄子〉、〈鴛鴦〉等等都是以具體的食物引發文化與生活的啟發。他甚至寫到具體的街道,例如〈花布街〉、〈樓梯街〉、〈鴨寮街〉等。他亦有寫到一些情景詩如〈聽John Cage音樂會回來的路上〉、〈在文化研究所看王履《華山圖》〉。這些「物」與「景」與香港文化層層緊扣着。美國學者周蕾在她早前的論文〈香港及香港作家梁秉鈞〉曾提出「物」在也斯作品的重要性,然而,在《灰鴿早晨的話》中我們找不到這些,甚至沒多談香港文化。《灰鴿早晨的話》中的散文是一些不同的感覺的拼湊,連結成一幅幅抽象的圖畫,跟中後期的也斯很不一樣,正因為這一點燃起了我的興趣,嘗試探究一下少年也斯的文學成長旅程。",
    author = "黃淑嫺",
    year = "2013",
    month = "8",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4--7",
    journal = "香港文學 = Hong Kong Literary",
    issn = "1607-4793",
    number = "344",

    }

    少年也斯的煩惱 : 散文寫作與成長矛盾. / 黃淑嫺.

    In: 香港文學, No. 344, 08.2013, p. 4-7.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TY - JOUR

    T1 - 少年也斯的煩惱 : 散文寫作與成長矛盾

    AU - 黃淑嫺, null

    PY - 2013/8

    Y1 - 2013/8

    N2 - 也斯《灰鴿試飛‧香港筆記 》研討特輯 : 如果我們認識也斯中後期的創作,無論是詩作或者是散文,以「物」和「景」為重心的作品最為重要。他的「物」是非常具體的,尤其是他一系列以食物為主的作品,他的〈菜乾湯〉、〈茄子〉、〈鴛鴦〉等等都是以具體的食物引發文化與生活的啟發。他甚至寫到具體的街道,例如〈花布街〉、〈樓梯街〉、〈鴨寮街〉等。他亦有寫到一些情景詩如〈聽John Cage音樂會回來的路上〉、〈在文化研究所看王履《華山圖》〉。這些「物」與「景」與香港文化層層緊扣着。美國學者周蕾在她早前的論文〈香港及香港作家梁秉鈞〉曾提出「物」在也斯作品的重要性,然而,在《灰鴿早晨的話》中我們找不到這些,甚至沒多談香港文化。《灰鴿早晨的話》中的散文是一些不同的感覺的拼湊,連結成一幅幅抽象的圖畫,跟中後期的也斯很不一樣,正因為這一點燃起了我的興趣,嘗試探究一下少年也斯的文學成長旅程。

    AB - 也斯《灰鴿試飛‧香港筆記 》研討特輯 : 如果我們認識也斯中後期的創作,無論是詩作或者是散文,以「物」和「景」為重心的作品最為重要。他的「物」是非常具體的,尤其是他一系列以食物為主的作品,他的〈菜乾湯〉、〈茄子〉、〈鴛鴦〉等等都是以具體的食物引發文化與生活的啟發。他甚至寫到具體的街道,例如〈花布街〉、〈樓梯街〉、〈鴨寮街〉等。他亦有寫到一些情景詩如〈聽John Cage音樂會回來的路上〉、〈在文化研究所看王履《華山圖》〉。這些「物」與「景」與香港文化層層緊扣着。美國學者周蕾在她早前的論文〈香港及香港作家梁秉鈞〉曾提出「物」在也斯作品的重要性,然而,在《灰鴿早晨的話》中我們找不到這些,甚至沒多談香港文化。《灰鴿早晨的話》中的散文是一些不同的感覺的拼湊,連結成一幅幅抽象的圖畫,跟中後期的也斯很不一樣,正因為這一點燃起了我的興趣,嘗試探究一下少年也斯的文學成長旅程。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6332

    M3 - 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SP - 4

    EP - 7

    JO - 香港文學 = Hong Kong Literary

    JF - 香港文學 = Hong Kong Literary

    SN - 1607-4793

    IS - 344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