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傳》「葬鮮者自西門」與「卿喪自朝」解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葬鮮者自西門」與「卿喪自朝」,同見於《左傳》昭公五年,分別代表魯大夫叔仲帶與叔孫氏宰杜洩提出的出葬介卿叔孫豹的兩種方案。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叔孫豹與庚宗婦人私通所生之子豎牛,欲亂叔孫氏之室而有之,因而設計陷害叔孫豹與嫡妻齊國姜所生二子孟丙和仲壬。先是拘殺孟丙,繼而令仲壬避禍奔齊,最後迫使叔孫豹飢渴而死。叔孫豹「好善而不能擇人」(吳公子季札語),終致不得壽終,應驗了季札說他「不得死乎」的讖言。魯昭公派杜洩辦理叔孫豹的葬禮。之所以這樣安排,很可能是由於其嫡子或死或奔,不得為喪主的緣故。杜洩打算按照魯卿的規格來辦理叔孫豹的葬禮,豎牛卻賄賂叔仲帶及季氏家臣南遺,從中作梗,企圖令季氏厭惡杜洩而趕走他,達到貶抑叔孫豹的目的,因而引發杜洩與叔仲帶及南遺二人對葬禮安排的爭端。

杜洩與南遺之爭,在於是否用天子所賜路車隨葬的問題。《左傳》昭公四年記:「杜洩將以路葬,且盡卿禮。」杜洩打算用天子賜予叔孫豹的路車隨葬,並完全按照卿禮來安葬叔孫豹。南遺則以叔孫生前未曾乘路及正卿季氏無路為由,加以阻撓,二人因此在季氏面前爭辯。南遺之議雖然得到季氏的支持,但杜洩嚴辭抗辯,季氏只好容許用路隨葬。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1-21
Number of pages21
Journal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
Volume57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Jul 2013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