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艺术中的西方影响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许多论者认为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风格,是受到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影响,而事实证明,虽然他早年借鉴过西方绘画因素,但他似乎有意将西画的明暗效果逐渐减至最低,反映了他不满于过多的明暗效果,这或许解释了他后来为何停止了这方面的探索。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绝笔之作《庐山图》,这幅画的创作过程,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Po11ock)相比,简直是南辕北辙。首先,它完全不是即兴之作,由它的定题、构思到落实去画,至最后定稿,为时长达二年之久。定稿前,张大千看了大量有关庐山的地理、历史、气候、典故等等资料,才作出构图。可以说这是他的呕心之作,他的病逝,与二年来过份操劳地创作这画有关,而作品甚至未有题识,暗示张大千或未真正来得及完成这作品而逝世了。张大千对《庐山图》所作的准备功夫,和所花的心血,并不能以即兴、自发和随机去比拟,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完全接不上轨。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8-11
Number of pages4
Journal水墨研究
Volume6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Nov 2003

Cite this

罗淑敏. / 张大千艺术中的西方影响. In: 水墨研究. 2003 ; Vol. 6. pp. 8-11.
@article{e271d51d15874dc8be9e98429a40cf16,
title = "张大千艺术中的西方影响",
abstract = "许多论者认为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风格,是受到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影响,而事实证明,虽然他早年借鉴过西方绘画因素,但他似乎有意将西画的明暗效果逐渐减至最低,反映了他不满于过多的明暗效果,这或许解释了他后来为何停止了这方面的探索。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绝笔之作《庐山图》,这幅画的创作过程,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Po11ock)相比,简直是南辕北辙。首先,它完全不是即兴之作,由它的定题、构思到落实去画,至最后定稿,为时长达二年之久。定稿前,张大千看了大量有关庐山的地理、历史、气候、典故等等资料,才作出构图。可以说这是他的呕心之作,他的病逝,与二年来过份操劳地创作这画有关,而作品甚至未有题识,暗示张大千或未真正来得及完成这作品而逝世了。张大千对《庐山图》所作的准备功夫,和所花的心血,并不能以即兴、自发和随机去比拟,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完全接不上轨。",
author = "罗淑敏",
year = "2003",
month = "1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volume = "6",
pages = "8--11",
journal = "水墨研究",

}

张大千艺术中的西方影响. / 罗淑敏.

In: 水墨研究, Vol. 6, 11.2003, p. 8-11.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TY - JOUR

T1 - 张大千艺术中的西方影响

AU - 罗淑敏, null

PY - 2003/11

Y1 - 2003/11

N2 - 许多论者认为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风格,是受到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影响,而事实证明,虽然他早年借鉴过西方绘画因素,但他似乎有意将西画的明暗效果逐渐减至最低,反映了他不满于过多的明暗效果,这或许解释了他后来为何停止了这方面的探索。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绝笔之作《庐山图》,这幅画的创作过程,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Po11ock)相比,简直是南辕北辙。首先,它完全不是即兴之作,由它的定题、构思到落实去画,至最后定稿,为时长达二年之久。定稿前,张大千看了大量有关庐山的地理、历史、气候、典故等等资料,才作出构图。可以说这是他的呕心之作,他的病逝,与二年来过份操劳地创作这画有关,而作品甚至未有题识,暗示张大千或未真正来得及完成这作品而逝世了。张大千对《庐山图》所作的准备功夫,和所花的心血,并不能以即兴、自发和随机去比拟,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完全接不上轨。

AB - 许多论者认为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风格,是受到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影响,而事实证明,虽然他早年借鉴过西方绘画因素,但他似乎有意将西画的明暗效果逐渐减至最低,反映了他不满于过多的明暗效果,这或许解释了他后来为何停止了这方面的探索。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泼墨,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绝笔之作《庐山图》,这幅画的创作过程,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Po11ock)相比,简直是南辕北辙。首先,它完全不是即兴之作,由它的定题、构思到落实去画,至最后定稿,为时长达二年之久。定稿前,张大千看了大量有关庐山的地理、历史、气候、典故等等资料,才作出构图。可以说这是他的呕心之作,他的病逝,与二年来过份操劳地创作这画有关,而作品甚至未有题识,暗示张大千或未真正来得及完成这作品而逝世了。张大千对《庐山图》所作的准备功夫,和所花的心血,并不能以即兴、自发和随机去比拟,与西方现代绘画的追求,完全接不上轨。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6

SP - 8

EP - 11

JO - 水墨研究

JF - 水墨研究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