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承志 : 守衛昨日之夢 : 從《金牧場》到《金草地》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張承志的《金牧場》完稿於1987年初,同年10月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印行了精裝、平裝兩個版本。1994年下半年,張承志通知作家出版社,「永遠停止了《金牧場》的再版」。作家自己的解釋,是「為這部長篇小說的不成功遺憾」。評論家理解,則是作家為了「減輕自己《金牧場》情結的痛苦與羞愧」。與此同時,張承志將三十萬字的《金牧場》刪改成了一部十六萬字的長篇,改題為《金草地》,1994年9月由海南出版社出版。張承志為甚麼會對《金牧場》如此不滿乃至要「重寫」呢?本文所感興趣的,是《金牧場》和《金草地》的兩個文本之間的結構差異,即《金草地》對《金牧場》的具體改寫過程。《金牧場》在1987年是當時紅衛兵—知青精神歷程的一個文學總結。到了出版《金草地》時,張承志已成為當今中國(大陸)頗令人注目也引起爭議的「抗戰文學」的旗手。因此,考察一下從《金牧場》到《金草地》這七、八年間,作家想刪除些甚麼、修改些甚麼,保留些甚麼、發揚些甚麼,也許可從中一窺從尋根反思文學到「抵抗投降」的新左派思潮之間的若干發展線索。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66-76
Number of pages11
Journal二十一世紀
Volume37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1996

Cite this

@article{8f7d35c54ea44732949c9c639c385cca,
title = "張承志 : 守衛昨日之夢 : 從《金牧場》到《金草地》",
abstract = "張承志的《金牧場》完稿於1987年初,同年10月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印行了精裝、平裝兩個版本。1994年下半年,張承志通知作家出版社,「永遠停止了《金牧場》的再版」。作家自己的解釋,是「為這部長篇小說的不成功遺憾」。評論家理解,則是作家為了「減輕自己《金牧場》情結的痛苦與羞愧」。與此同時,張承志將三十萬字的《金牧場》刪改成了一部十六萬字的長篇,改題為《金草地》,1994年9月由海南出版社出版。張承志為甚麼會對《金牧場》如此不滿乃至要「重寫」呢?本文所感興趣的,是《金牧場》和《金草地》的兩個文本之間的結構差異,即《金草地》對《金牧場》的具體改寫過程。《金牧場》在1987年是當時紅衛兵—知青精神歷程的一個文學總結。到了出版《金草地》時,張承志已成為當今中國(大陸)頗令人注目也引起爭議的「抗戰文學」的旗手。因此,考察一下從《金牧場》到《金草地》這七、八年間,作家想刪除些甚麼、修改些甚麼,保留些甚麼、發揚些甚麼,也許可從中一窺從尋根反思文學到「抵抗投降」的新左派思潮之間的若干發展線索。",
author = "許子東",
year = "1996",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37",
pages = "66--76",
journal = "二十一世紀 = Twenty-First Century",
issn = "1017-5725",

}

張承志 : 守衛昨日之夢 : 從《金牧場》到《金草地》. / 許子東.

In: 二十一世紀, Vol. 37, 01.01.1996, p. 66-76.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TY - JOUR

T1 - 張承志 : 守衛昨日之夢 : 從《金牧場》到《金草地》

AU - 許子東, null

PY - 1996/1/1

Y1 - 1996/1/1

N2 - 張承志的《金牧場》完稿於1987年初,同年10月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印行了精裝、平裝兩個版本。1994年下半年,張承志通知作家出版社,「永遠停止了《金牧場》的再版」。作家自己的解釋,是「為這部長篇小說的不成功遺憾」。評論家理解,則是作家為了「減輕自己《金牧場》情結的痛苦與羞愧」。與此同時,張承志將三十萬字的《金牧場》刪改成了一部十六萬字的長篇,改題為《金草地》,1994年9月由海南出版社出版。張承志為甚麼會對《金牧場》如此不滿乃至要「重寫」呢?本文所感興趣的,是《金牧場》和《金草地》的兩個文本之間的結構差異,即《金草地》對《金牧場》的具體改寫過程。《金牧場》在1987年是當時紅衛兵—知青精神歷程的一個文學總結。到了出版《金草地》時,張承志已成為當今中國(大陸)頗令人注目也引起爭議的「抗戰文學」的旗手。因此,考察一下從《金牧場》到《金草地》這七、八年間,作家想刪除些甚麼、修改些甚麼,保留些甚麼、發揚些甚麼,也許可從中一窺從尋根反思文學到「抵抗投降」的新左派思潮之間的若干發展線索。

AB - 張承志的《金牧場》完稿於1987年初,同年10月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印行了精裝、平裝兩個版本。1994年下半年,張承志通知作家出版社,「永遠停止了《金牧場》的再版」。作家自己的解釋,是「為這部長篇小說的不成功遺憾」。評論家理解,則是作家為了「減輕自己《金牧場》情結的痛苦與羞愧」。與此同時,張承志將三十萬字的《金牧場》刪改成了一部十六萬字的長篇,改題為《金草地》,1994年9月由海南出版社出版。張承志為甚麼會對《金牧場》如此不滿乃至要「重寫」呢?本文所感興趣的,是《金牧場》和《金草地》的兩個文本之間的結構差異,即《金草地》對《金牧場》的具體改寫過程。《金牧場》在1987年是當時紅衛兵—知青精神歷程的一個文學總結。到了出版《金草地》時,張承志已成為當今中國(大陸)頗令人注目也引起爭議的「抗戰文學」的旗手。因此,考察一下從《金牧場》到《金草地》這七、八年間,作家想刪除些甚麼、修改些甚麼,保留些甚麼、發揚些甚麼,也許可從中一窺從尋根反思文學到「抵抗投降」的新左派思潮之間的若干發展線索。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051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37

SP - 66

EP - 76

JO - 二十一世紀 = Twenty-First Century

JF - 二十一世紀 = Twenty-First Century

SN - 1017-5725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