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沙士疫症」反省香港民間社會的問題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疫症危害所有人的健康生活,大自然的凶惡力量,將現代人類社會所賴以維繫的科技、醫學、理性、安全等,都一一推到其能力極限。人與人的社會關係,亦進入 「非典型」的狀態,迫令我們重新估量身邊一切曾經以為是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一向以香港的現代城市生活及科技進步為榮,但在最近這場災變當中,我們才猛然發覺,香港的社會機體其實是如何脆弱;我們這個事事依賴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的社會,面對危機時是如何不堪一擊,百病叢生;更重要的是,在醫療體系失效的過程中,人們更深刻地發現背後的社會、政治體系是如何充滿弊端。在文化意識的層面上,過去人們一貫以為經濟繁榮和政治安定底下,每個人只需為己籌謀,獨善其身,就可以安居樂業。但在「沙士」危機當中,我們才發覺團結互助,自下而上地發揮社會合作的精神,竟然是如此重要。當一切事情都變得不確定,大部分來自官方的安撫、預言和承諾都相繼破產,我們就愈益發覺,真正能讓人發揮力量,回應疫症衝擊的並不是政府,而是各類專業和民間組織。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9-11
Number of pages3
Journal思 = Reflection
Issue number86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Sep 2003

Cite this

@article{eabc105ed80544c59057558be93bb4eb,
title = "從「沙士疫症」反省香港民間社會的問題",
abstract = "疫症危害所有人的健康生活,大自然的凶惡力量,將現代人類社會所賴以維繫的科技、醫學、理性、安全等,都一一推到其能力極限。人與人的社會關係,亦進入 「非典型」的狀態,迫令我們重新估量身邊一切曾經以為是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一向以香港的現代城市生活及科技進步為榮,但在最近這場災變當中,我們才猛然發覺,香港的社會機體其實是如何脆弱;我們這個事事依賴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的社會,面對危機時是如何不堪一擊,百病叢生;更重要的是,在醫療體系失效的過程中,人們更深刻地發現背後的社會、政治體系是如何充滿弊端。在文化意識的層面上,過去人們一貫以為經濟繁榮和政治安定底下,每個人只需為己籌謀,獨善其身,就可以安居樂業。但在「沙士」危機當中,我們才發覺團結互助,自下而上地發揮社會合作的精神,竟然是如此重要。當一切事情都變得不確定,大部分來自官方的安撫、預言和承諾都相繼破產,我們就愈益發覺,真正能讓人發揮力量,回應疫症衝擊的並不是政府,而是各類專業和民間組織。",
author = "羅永生",
year = "2003",
month = "9",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9--11",
journal = "思 = Reflection",
number = "86",

}

從「沙士疫症」反省香港民間社會的問題. / 羅永生.

In: 思 = Reflection, No. 86, 01.09.2003, p. 9-11.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從「沙士疫症」反省香港民間社會的問題

AU - 羅永生, null

PY - 2003/9/1

Y1 - 2003/9/1

N2 - 疫症危害所有人的健康生活,大自然的凶惡力量,將現代人類社會所賴以維繫的科技、醫學、理性、安全等,都一一推到其能力極限。人與人的社會關係,亦進入 「非典型」的狀態,迫令我們重新估量身邊一切曾經以為是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一向以香港的現代城市生活及科技進步為榮,但在最近這場災變當中,我們才猛然發覺,香港的社會機體其實是如何脆弱;我們這個事事依賴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的社會,面對危機時是如何不堪一擊,百病叢生;更重要的是,在醫療體系失效的過程中,人們更深刻地發現背後的社會、政治體系是如何充滿弊端。在文化意識的層面上,過去人們一貫以為經濟繁榮和政治安定底下,每個人只需為己籌謀,獨善其身,就可以安居樂業。但在「沙士」危機當中,我們才發覺團結互助,自下而上地發揮社會合作的精神,竟然是如此重要。當一切事情都變得不確定,大部分來自官方的安撫、預言和承諾都相繼破產,我們就愈益發覺,真正能讓人發揮力量,回應疫症衝擊的並不是政府,而是各類專業和民間組織。

AB - 疫症危害所有人的健康生活,大自然的凶惡力量,將現代人類社會所賴以維繫的科技、醫學、理性、安全等,都一一推到其能力極限。人與人的社會關係,亦進入 「非典型」的狀態,迫令我們重新估量身邊一切曾經以為是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一向以香港的現代城市生活及科技進步為榮,但在最近這場災變當中,我們才猛然發覺,香港的社會機體其實是如何脆弱;我們這個事事依賴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的社會,面對危機時是如何不堪一擊,百病叢生;更重要的是,在醫療體系失效的過程中,人們更深刻地發現背後的社會、政治體系是如何充滿弊端。在文化意識的層面上,過去人們一貫以為經濟繁榮和政治安定底下,每個人只需為己籌謀,獨善其身,就可以安居樂業。但在「沙士」危機當中,我們才發覺團結互助,自下而上地發揮社會合作的精神,竟然是如此重要。當一切事情都變得不確定,大部分來自官方的安撫、預言和承諾都相繼破產,我們就愈益發覺,真正能讓人發揮力量,回應疫症衝擊的並不是政府,而是各類專業和民間組織。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6497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SP - 9

EP - 11

JO - 思 = Reflection

JF - 思 = Reflection

IS - 86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