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Research output: Other Conference ContributionsPresentationPresentation

Abstract

《紫釵記》(1957) 改編自唐蔣防〈霍小玉傳〉和明湯顯祖 (1550-1616)《紫釵記》。改編過程中,劇作家唐滌生心中自有一羣隱在觀眾 (implied audience) 作爲對象,影響著劇作家對前文本的處理和對改編角色的塑造。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已非「痴負型」(痴心女子負心漢)〈霍小玉傳〉中「負心李益」。可以說,比湯顯祖《紫釵記》中,(韋夏卿說)「言來語去,盡屬模糊」(第四十二齣〈婉拒強婚〉,對感情遲疑不決的「猶豫李益」,來得更堅決。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情中聖李益」。劇作家對改編角色的「再創造」,顚覆了前文本,成爲一種「創造性背叛」(creative treason 見 R. Escarpit, Sociology of Literature)。 任劍輝飾演的「情中聖李益」,就劇作家以「隠在觀衆」爲對象,爲演員「因人度戲」的角色。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人間少見情中聖」(黄衫客語,第六場〈花前遇俠〉)。他可以爲拒強婚,不惜生命:殉情呑釵 (第五場〈呑釵拒婚〉),十分壯烈。對小玉疑似負心漢之責,李益則表示了鮮明的立場 :「權勢盡看輕,只知愛情重」(第七場〈劍合釵圓〉)。「情中聖李益」,從觀衆接受 (reception) 而言,是受當時觀衆接受和喜愛的。從歷史接受而言,不向權貴折腰,拒攀龍附鳳的節義,亦爲後世觀衆所接受。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3 Jan 2013
Event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 香港理工大學, 香港, Hong Kong
Duration: 12 Jan 201313 Jan 2013

Conference

Conference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CountryHong Kong
City香港
Period12/01/1313/01/13

Cite this

劉燕萍 (2013).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香港, Hong Kong.
劉燕萍. /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香港, Hong Kong.
@conference{cb5525ae8ec34395b42c5840f77080ee,
title =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abstract = "《紫釵記》(1957) 改編自唐蔣防〈霍小玉傳〉和明湯顯祖 (1550-1616)《紫釵記》。改編過程中,劇作家唐滌生心中自有一羣隱在觀眾 (implied audience) 作爲對象,影響著劇作家對前文本的處理和對改編角色的塑造。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已非「痴負型」(痴心女子負心漢)〈霍小玉傳〉中「負心李益」。可以說,比湯顯祖《紫釵記》中,(韋夏卿說)「言來語去,盡屬模糊」(第四十二齣〈婉拒強婚〉,對感情遲疑不決的「猶豫李益」,來得更堅決。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情中聖李益」。劇作家對改編角色的「再創造」,顚覆了前文本,成爲一種「創造性背叛」(creative treason 見 R. Escarpit, Sociology of Literature)。 任劍輝飾演的「情中聖李益」,就劇作家以「隠在觀衆」爲對象,爲演員「因人度戲」的角色。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人間少見情中聖」(黄衫客語,第六場〈花前遇俠〉)。他可以爲拒強婚,不惜生命:殉情呑釵 (第五場〈呑釵拒婚〉),十分壯烈。對小玉疑似負心漢之責,李益則表示了鮮明的立場 :「權勢盡看輕,只知愛情重」(第七場〈劍合釵圓〉)。「情中聖李益」,從觀衆接受 (reception) 而言,是受當時觀衆接受和喜愛的。從歷史接受而言,不向權貴折腰,拒攀龍附鳳的節義,亦爲後世觀衆所接受。",
author = "劉燕萍",
year = "2013",
month = "1",
day = "13",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note = "null ; Conference date: 12-01-2013 Through 13-01-2013",

}

劉燕萍 2013,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香港, Hong Kong, 12/01/13 - 13/01/13, .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 劉燕萍.

2013. 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香港, Hong Kong.

Research output: Other Conference ContributionsPresentationPresentation

TY - CONF

T1 -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AU - 劉燕萍, null

PY - 2013/1/13

Y1 - 2013/1/13

N2 - 《紫釵記》(1957) 改編自唐蔣防〈霍小玉傳〉和明湯顯祖 (1550-1616)《紫釵記》。改編過程中,劇作家唐滌生心中自有一羣隱在觀眾 (implied audience) 作爲對象,影響著劇作家對前文本的處理和對改編角色的塑造。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已非「痴負型」(痴心女子負心漢)〈霍小玉傳〉中「負心李益」。可以說,比湯顯祖《紫釵記》中,(韋夏卿說)「言來語去,盡屬模糊」(第四十二齣〈婉拒強婚〉,對感情遲疑不決的「猶豫李益」,來得更堅決。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情中聖李益」。劇作家對改編角色的「再創造」,顚覆了前文本,成爲一種「創造性背叛」(creative treason 見 R. Escarpit, Sociology of Literature)。 任劍輝飾演的「情中聖李益」,就劇作家以「隠在觀衆」爲對象,爲演員「因人度戲」的角色。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人間少見情中聖」(黄衫客語,第六場〈花前遇俠〉)。他可以爲拒強婚,不惜生命:殉情呑釵 (第五場〈呑釵拒婚〉),十分壯烈。對小玉疑似負心漢之責,李益則表示了鮮明的立場 :「權勢盡看輕,只知愛情重」(第七場〈劍合釵圓〉)。「情中聖李益」,從觀衆接受 (reception) 而言,是受當時觀衆接受和喜愛的。從歷史接受而言,不向權貴折腰,拒攀龍附鳳的節義,亦爲後世觀衆所接受。

AB - 《紫釵記》(1957) 改編自唐蔣防〈霍小玉傳〉和明湯顯祖 (1550-1616)《紫釵記》。改編過程中,劇作家唐滌生心中自有一羣隱在觀眾 (implied audience) 作爲對象,影響著劇作家對前文本的處理和對改編角色的塑造。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已非「痴負型」(痴心女子負心漢)〈霍小玉傳〉中「負心李益」。可以說,比湯顯祖《紫釵記》中,(韋夏卿說)「言來語去,盡屬模糊」(第四十二齣〈婉拒強婚〉,對感情遲疑不決的「猶豫李益」,來得更堅決。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情中聖李益」。劇作家對改編角色的「再創造」,顚覆了前文本,成爲一種「創造性背叛」(creative treason 見 R. Escarpit, Sociology of Literature)。 任劍輝飾演的「情中聖李益」,就劇作家以「隠在觀衆」爲對象,爲演員「因人度戲」的角色。粵劇《紫釵記》中的李益,就是位「人間少見情中聖」(黄衫客語,第六場〈花前遇俠〉)。他可以爲拒強婚,不惜生命:殉情呑釵 (第五場〈呑釵拒婚〉),十分壯烈。對小玉疑似負心漢之責,李益則表示了鮮明的立場 :「權勢盡看輕,只知愛情重」(第七場〈劍合釵圓〉)。「情中聖李益」,從觀衆接受 (reception) 而言,是受當時觀衆接受和喜愛的。從歷史接受而言,不向權貴折腰,拒攀龍附鳳的節義,亦爲後世觀衆所接受。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744

M3 - Presentation

ER -

劉燕萍. 「情中聖」與接受 : 論《紫釵記》(1957) 的李益. 2013. 2013紀念任劍輝女士 (1913-1989) 百年誕辰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 香港,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