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与亚洲高等教育发展 : 呼唤当代大学“公共意识”的回归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尽管全球化对当今世界的影响程度众说纷纭,但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由于在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所处的支配地位,新自由主义及市场化毕竟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新自由主义的不断盛行,非商品化公共领域正不断缩减,公立学校、教堂、公共广播、图书馆、商业协会和各种自发机构减少了自身的重要性,不再忙于追求自身和公众生活的关系以及公民广泛要求的社会责任。为了减轻公共服务的成本,如住房、教育、交通、医保和其他社会保障服务,私有化、市场化、商品化和企业化策略不断成为改革公共部门和移交社会服务所使用的政治工具。新自由主义日益形成的控制以及在公共部门的广泛实践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文化和信仰,从而威胁到人们发表批评言论的自由,并削弱了公共机构的社会职能。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41-45
Number of pages5
Journal教育發展研究 = Explor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Issue number2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2007

Cite this

@article{9a9d3fe8c4d0439095f182616f4f5839,
title = "新自由主义与亚洲高等教育发展 : 呼唤当代大学“公共意识”的回归",
abstract = "尽管全球化对当今世界的影响程度众说纷纭,但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由于在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所处的支配地位,新自由主义及市场化毕竟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新自由主义的不断盛行,非商品化公共领域正不断缩减,公立学校、教堂、公共广播、图书馆、商业协会和各种自发机构减少了自身的重要性,不再忙于追求自身和公众生活的关系以及公民广泛要求的社会责任。为了减轻公共服务的成本,如住房、教育、交通、医保和其他社会保障服务,私有化、市场化、商品化和企业化策略不断成为改革公共部门和移交社会服务所使用的政治工具。新自由主义日益形成的控制以及在公共部门的广泛实践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文化和信仰,从而威胁到人们发表批评言论的自由,并削弱了公共机构的社会职能。",
author = "莫家豪",
year = "2007",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 "41--45",
journal = "教育發展研究 = Explor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issn = "1008-3855",
number = "21",

}

新自由主义与亚洲高等教育发展 : 呼唤当代大学“公共意识”的回归. / 莫家豪.

In: 教育發展研究 = Explor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No. 21, 01.01.2007, p. 41-45.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新自由主义与亚洲高等教育发展 : 呼唤当代大学“公共意识”的回归

AU - 莫家豪, null

PY - 2007/1/1

Y1 - 2007/1/1

N2 - 尽管全球化对当今世界的影响程度众说纷纭,但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由于在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所处的支配地位,新自由主义及市场化毕竟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新自由主义的不断盛行,非商品化公共领域正不断缩减,公立学校、教堂、公共广播、图书馆、商业协会和各种自发机构减少了自身的重要性,不再忙于追求自身和公众生活的关系以及公民广泛要求的社会责任。为了减轻公共服务的成本,如住房、教育、交通、医保和其他社会保障服务,私有化、市场化、商品化和企业化策略不断成为改革公共部门和移交社会服务所使用的政治工具。新自由主义日益形成的控制以及在公共部门的广泛实践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文化和信仰,从而威胁到人们发表批评言论的自由,并削弱了公共机构的社会职能。

AB - 尽管全球化对当今世界的影响程度众说纷纭,但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由于在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所处的支配地位,新自由主义及市场化毕竟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新自由主义的不断盛行,非商品化公共领域正不断缩减,公立学校、教堂、公共广播、图书馆、商业协会和各种自发机构减少了自身的重要性,不再忙于追求自身和公众生活的关系以及公民广泛要求的社会责任。为了减轻公共服务的成本,如住房、教育、交通、医保和其他社会保障服务,私有化、市场化、商品化和企业化策略不断成为改革公共部门和移交社会服务所使用的政治工具。新自由主义日益形成的控制以及在公共部门的广泛实践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文化和信仰,从而威胁到人们发表批评言论的自由,并削弱了公共机构的社会职能。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432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SP - 41

EP - 45

JO - 教育發展研究 = Explor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JF - 教育發展研究 = Explor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SN - 1008-3855

IS - 21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