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手指還是人物?

Research output: Other PublicationsOther ArticleResearch

Abstract

有些看不見的手指,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泰戈爾是鄭振鐸「最崇拜,最情有獨鍾」(鄭爾康語)的詩人,這首優美的短詩就是鄭譯《飛鳥集》的第十一首。除了《飛鳥集》之外,鄭振鐸還翻譯了泰戈爾的《新月集》﹑《吉檀迦利》﹑《采果集》等,並著有《泰戈爾傳》。鄭譯《飛鳥集》是一部重要的譯作,正是看過這部譯作後,冰心開始學習泰戈爾的風格,隨時寫下自己的感想,之後就成了詩集《繁星》。 《飛鳥集》最早的版本於一九二二年由文學研究會出版,不過在這個最初的版本裏,第十一首詩則是這樣翻譯的: 有些看不見的人物,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對照前後譯文,令人大跌眼鏡,怎麼兩個譯本差別如此之大,一個是「手指」,另一個是「人物」?要看個究竟,我們還是要查看原文。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109-110
Number of pages2
Volume51
No.2
Specialist publication明報月刊 = Ming Pao Monthly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Feb 2016
Externally publishedYes

Cite this

白立平. / 是手指還是人物?. In: 明報月刊 = Ming Pao Monthly. 2016 ; Vol. 51, No. 2. pp. 109-110.
@misc{c66bc9f792404033807067c631de33ea,
title = "是手指還是人物?",
abstract = "有些看不見的手指,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泰戈爾是鄭振鐸「最崇拜,最情有獨鍾」(鄭爾康語)的詩人,這首優美的短詩就是鄭譯《飛鳥集》的第十一首。除了《飛鳥集》之外,鄭振鐸還翻譯了泰戈爾的《新月集》﹑《吉檀迦利》﹑《采果集》等,並著有《泰戈爾傳》。鄭譯《飛鳥集》是一部重要的譯作,正是看過這部譯作後,冰心開始學習泰戈爾的風格,隨時寫下自己的感想,之後就成了詩集《繁星》。 《飛鳥集》最早的版本於一九二二年由文學研究會出版,不過在這個最初的版本裏,第十一首詩則是這樣翻譯的: 有些看不見的人物,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對照前後譯文,令人大跌眼鏡,怎麼兩個譯本差別如此之大,一個是「手指」,另一個是「人物」?要看個究竟,我們還是要查看原文。",
author = "白立平",
year = "2016",
month = "2",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51",
pages = "109--110",
journal = "明報月刊 = Ming Pao Monthly",
issn = "1000-4335",

}

是手指還是人物? / 白立平.

In: 明報月刊 = Ming Pao Monthly, Vol. 51, No. 2, 02.2016, p. 109-110.

Research output: Other PublicationsOther ArticleResearch

TY - GEN

T1 - 是手指還是人物?

AU - 白立平, null

PY - 2016/2

Y1 - 2016/2

N2 - 有些看不見的手指,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泰戈爾是鄭振鐸「最崇拜,最情有獨鍾」(鄭爾康語)的詩人,這首優美的短詩就是鄭譯《飛鳥集》的第十一首。除了《飛鳥集》之外,鄭振鐸還翻譯了泰戈爾的《新月集》﹑《吉檀迦利》﹑《采果集》等,並著有《泰戈爾傳》。鄭譯《飛鳥集》是一部重要的譯作,正是看過這部譯作後,冰心開始學習泰戈爾的風格,隨時寫下自己的感想,之後就成了詩集《繁星》。 《飛鳥集》最早的版本於一九二二年由文學研究會出版,不過在這個最初的版本裏,第十一首詩則是這樣翻譯的: 有些看不見的人物,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對照前後譯文,令人大跌眼鏡,怎麼兩個譯本差別如此之大,一個是「手指」,另一個是「人物」?要看個究竟,我們還是要查看原文。

AB - 有些看不見的手指,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泰戈爾是鄭振鐸「最崇拜,最情有獨鍾」(鄭爾康語)的詩人,這首優美的短詩就是鄭譯《飛鳥集》的第十一首。除了《飛鳥集》之外,鄭振鐸還翻譯了泰戈爾的《新月集》﹑《吉檀迦利》﹑《采果集》等,並著有《泰戈爾傳》。鄭譯《飛鳥集》是一部重要的譯作,正是看過這部譯作後,冰心開始學習泰戈爾的風格,隨時寫下自己的感想,之後就成了詩集《繁星》。 《飛鳥集》最早的版本於一九二二年由文學研究會出版,不過在這個最初的版本裏,第十一首詩則是這樣翻譯的: 有些看不見的人物,如懶懶的微颸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對照前後譯文,令人大跌眼鏡,怎麼兩個譯本差別如此之大,一個是「手指」,另一個是「人物」?要看個究竟,我們還是要查看原文。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4917

M3 - Other Article

VL - 51

SP - 109

EP - 110

JO - 明報月刊 = Ming Pao Monthly

JF - 明報月刊 = Ming Pao Monthly

SN - 1000-4335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