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和郁达夫的青楼小说

许子东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Review article

Abstract

文学研究会直接关心社会问题,用写实方法同情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创造社则推崇自我表现,追求浪漫主义抒情。夏志清说:“文学研究会是一个对文学抱着严肃态度,而深具学术气氛的团体。”“严肃态度”,指的是文学研究会反对标榜娱乐消遣的鸳鸯蝴蝶派,“学术气氛”就是和创造社划清界限。一般来说,文学研究会比较注重学识、人格、修养和道德;创作社则更相信天才、灵感和艺术感觉。不过创作社的小说家郁达夫,认为将“为人生的艺术”和“为艺术的艺术”对立是一种误解。“因为艺术就是人生,人生就是艺术”,在描写个人和民族的屈辱感方面——屈辱感是20 世纪中国文学的一个核心情结——和文学研究会其实很有相通之处。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54-59
Journal名作欣賞
Volume2021
Issue number3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Apr 2021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