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1935年,林語堂在其《漢英對照浮生六記》譯本的“譯者序”中,曾經寫過下面的一段文字: 芸,我想,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她並非最美麗……不過在芸身上,我們似乎看見這樣賢達的美德特別齊全。(他們夫婦)淡泊名利,與世無爭,而他們的遭父母放逐,也不能算他的錯,反而值得我們的同情。這悲劇之發生,不過由於芸知書識字,由於她太愛美至於不懂得愛美有什麼罪過。因她是識字的媳婦,所以她得替她的婆婆寫信給在外想要娶妾的公公,而且她見了一位歌伎簡直發痴,暗中替她的丈夫撮合娶為篷室,後來為強者所奪,因而生起大病。在這地方,我們看見她的愛美的天性與這現實的衝突……這沖突在她於神誕之夜,化扮男裝,赴會觀“花照”,也可看出。一個女人打扮男裝或是傾心於一個歌伎是不道德嗎?如果是,她全不曉得。她只思慕要看見,要知道,人生世上的美麗景物,那些中國古代守禮的婦人向來所看不到的景物。也是由於這藝術上本無罪而道德上犯禮法的衷懷,使她……半生須顛倒於窮困之中。 僅就理性的文本求證所得而言,這段批評文字似乎理想化了一點,因為陳芸的言行舉止,並非完全沒有需要負責任的地方。然而譯者的抒情式贊賞,却在心靈上準備響應了作品中女主人翁的深情禀性和生活經驗。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Publisher江蘇古籍出版社
Pages859-879
Number of pages21
ISBN (Print)780643339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2002

Cite this

鄺龑子 (2002).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In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pp. 859-879). 江蘇古籍出版社.
鄺龑子. /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江蘇古籍出版社, 2002. pp. 859-879
@inbook{431cac0362494713862a319d3e21a856,
title =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abstract = "1935年,林語堂在其《漢英對照浮生六記》譯本的“譯者序”中,曾經寫過下面的一段文字: 芸,我想,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她並非最美麗……不過在芸身上,我們似乎看見這樣賢達的美德特別齊全。(他們夫婦)淡泊名利,與世無爭,而他們的遭父母放逐,也不能算他的錯,反而值得我們的同情。這悲劇之發生,不過由於芸知書識字,由於她太愛美至於不懂得愛美有什麼罪過。因她是識字的媳婦,所以她得替她的婆婆寫信給在外想要娶妾的公公,而且她見了一位歌伎簡直發痴,暗中替她的丈夫撮合娶為篷室,後來為強者所奪,因而生起大病。在這地方,我們看見她的愛美的天性與這現實的衝突……這沖突在她於神誕之夜,化扮男裝,赴會觀“花照”,也可看出。一個女人打扮男裝或是傾心於一個歌伎是不道德嗎?如果是,她全不曉得。她只思慕要看見,要知道,人生世上的美麗景物,那些中國古代守禮的婦人向來所看不到的景物。也是由於這藝術上本無罪而道德上犯禮法的衷懷,使她……半生須顛倒於窮困之中。 僅就理性的文本求證所得而言,這段批評文字似乎理想化了一點,因為陳芸的言行舉止,並非完全沒有需要負責任的地方。然而譯者的抒情式贊賞,却在心靈上準備響應了作品中女主人翁的深情禀性和生活經驗。",
author = "鄺龑子",
year = "2002",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isbn = "7806433392",
pages = "859--879",
booktitle =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publisher = "江蘇古籍出版社",

}

鄺龑子 2002,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in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江蘇古籍出版社, pp. 859-879.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 鄺龑子.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江蘇古籍出版社, 2002. p. 859-879.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AU - 鄺龑子, null

PY - 2002/1/1

Y1 - 2002/1/1

N2 - 1935年,林語堂在其《漢英對照浮生六記》譯本的“譯者序”中,曾經寫過下面的一段文字: 芸,我想,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她並非最美麗……不過在芸身上,我們似乎看見這樣賢達的美德特別齊全。(他們夫婦)淡泊名利,與世無爭,而他們的遭父母放逐,也不能算他的錯,反而值得我們的同情。這悲劇之發生,不過由於芸知書識字,由於她太愛美至於不懂得愛美有什麼罪過。因她是識字的媳婦,所以她得替她的婆婆寫信給在外想要娶妾的公公,而且她見了一位歌伎簡直發痴,暗中替她的丈夫撮合娶為篷室,後來為強者所奪,因而生起大病。在這地方,我們看見她的愛美的天性與這現實的衝突……這沖突在她於神誕之夜,化扮男裝,赴會觀“花照”,也可看出。一個女人打扮男裝或是傾心於一個歌伎是不道德嗎?如果是,她全不曉得。她只思慕要看見,要知道,人生世上的美麗景物,那些中國古代守禮的婦人向來所看不到的景物。也是由於這藝術上本無罪而道德上犯禮法的衷懷,使她……半生須顛倒於窮困之中。 僅就理性的文本求證所得而言,這段批評文字似乎理想化了一點,因為陳芸的言行舉止,並非完全沒有需要負責任的地方。然而譯者的抒情式贊賞,却在心靈上準備響應了作品中女主人翁的深情禀性和生活經驗。

AB - 1935年,林語堂在其《漢英對照浮生六記》譯本的“譯者序”中,曾經寫過下面的一段文字: 芸,我想,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她並非最美麗……不過在芸身上,我們似乎看見這樣賢達的美德特別齊全。(他們夫婦)淡泊名利,與世無爭,而他們的遭父母放逐,也不能算他的錯,反而值得我們的同情。這悲劇之發生,不過由於芸知書識字,由於她太愛美至於不懂得愛美有什麼罪過。因她是識字的媳婦,所以她得替她的婆婆寫信給在外想要娶妾的公公,而且她見了一位歌伎簡直發痴,暗中替她的丈夫撮合娶為篷室,後來為強者所奪,因而生起大病。在這地方,我們看見她的愛美的天性與這現實的衝突……這沖突在她於神誕之夜,化扮男裝,赴會觀“花照”,也可看出。一個女人打扮男裝或是傾心於一個歌伎是不道德嗎?如果是,她全不曉得。她只思慕要看見,要知道,人生世上的美麗景物,那些中國古代守禮的婦人向來所看不到的景物。也是由於這藝術上本無罪而道德上犯禮法的衷懷,使她……半生須顛倒於窮困之中。 僅就理性的文本求證所得而言,這段批評文字似乎理想化了一點,因為陳芸的言行舉止,並非完全沒有需要負責任的地方。然而譯者的抒情式贊賞,却在心靈上準備響應了作品中女主人翁的深情禀性和生活經驗。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911

M3 - Book Chapter

SN - 7806433392

SP - 859

EP - 879

BT -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PB - 江蘇古籍出版社

ER -

鄺龑子. 《浮生六記》中陳芸的情深之累. In 明淸文學與性別硏究. 江蘇古籍出版社. 2002. p. 859-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