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桐城文派的韓、柳古文比較論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韓、柳古文的優劣,自來是文評家討論的焦點。而在眾多的評論中,以桐城文派的看法最值得注意。方苞將道德與文章看成同一回事,並以此為基礎,建立起「義法」之說。方苞對柳宗元文多方挑剔,幾於吹毛求疵,甚而大肆詆毀,不過是實踐其理論罷了。在桐城文派的流傳過程中,對柳宗元的這種成見,儘管不能說是定調,卻也是主流意見,難怪給人留下「桐城始於排柳、終於排柳」的印象。桐城中人評論柳文,特別是談到他的文氣時,就一直受到這種成見的干擾。方苞以文氣不充譏貶柳文,並認為是自反不縮所造成。後來的劉大櫆,甚至是賀濤等,皆沿用其說。但不容忽視的是,劉大櫆以後,桐城中人評論柳文,受到成見的干擾已有減少的迹象,已開始自覺地從文學的角度來評析柳文。這種微妙的轉變,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這跟他們逐漸把道德與文章離析為二是分不開的。從曾國藩的懷疑,到吳汝綸明確判別義理與文章為二事,他們對文學獨立性的認識漸趨清晰,創作如此,評論也如此,觀念上的這種轉變,就反映在吳汝綸等人對柳文的評價上。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215-266
Number of pages52
Journal人文中國學報
Volume13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2007

Cite this

@article{e9248565a3244bbcae4b3a845e428391,
title = "淺議桐城文派的韓、柳古文比較論",
abstract = "韓、柳古文的優劣,自來是文評家討論的焦點。而在眾多的評論中,以桐城文派的看法最值得注意。方苞將道德與文章看成同一回事,並以此為基礎,建立起「義法」之說。方苞對柳宗元文多方挑剔,幾於吹毛求疵,甚而大肆詆毀,不過是實踐其理論罷了。在桐城文派的流傳過程中,對柳宗元的這種成見,儘管不能說是定調,卻也是主流意見,難怪給人留下「桐城始於排柳、終於排柳」的印象。桐城中人評論柳文,特別是談到他的文氣時,就一直受到這種成見的干擾。方苞以文氣不充譏貶柳文,並認為是自反不縮所造成。後來的劉大櫆,甚至是賀濤等,皆沿用其說。但不容忽視的是,劉大櫆以後,桐城中人評論柳文,受到成見的干擾已有減少的迹象,已開始自覺地從文學的角度來評析柳文。這種微妙的轉變,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這跟他們逐漸把道德與文章離析為二是分不開的。從曾國藩的懷疑,到吳汝綸明確判別義理與文章為二事,他們對文學獨立性的認識漸趨清晰,創作如此,評論也如此,觀念上的這種轉變,就反映在吳汝綸等人對柳文的評價上。",
author = "許子濱",
year = "2007",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13",
pages = "215--266",
journal = "人文中國學報",
issn = "1562-2754",
publisher =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

淺議桐城文派的韓、柳古文比較論. / 許子濱.

In: 人文中國學報, Vol. 13, 01.01.2007, p. 215-266.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淺議桐城文派的韓、柳古文比較論

AU - 許子濱, null

PY - 2007/1/1

Y1 - 2007/1/1

N2 - 韓、柳古文的優劣,自來是文評家討論的焦點。而在眾多的評論中,以桐城文派的看法最值得注意。方苞將道德與文章看成同一回事,並以此為基礎,建立起「義法」之說。方苞對柳宗元文多方挑剔,幾於吹毛求疵,甚而大肆詆毀,不過是實踐其理論罷了。在桐城文派的流傳過程中,對柳宗元的這種成見,儘管不能說是定調,卻也是主流意見,難怪給人留下「桐城始於排柳、終於排柳」的印象。桐城中人評論柳文,特別是談到他的文氣時,就一直受到這種成見的干擾。方苞以文氣不充譏貶柳文,並認為是自反不縮所造成。後來的劉大櫆,甚至是賀濤等,皆沿用其說。但不容忽視的是,劉大櫆以後,桐城中人評論柳文,受到成見的干擾已有減少的迹象,已開始自覺地從文學的角度來評析柳文。這種微妙的轉變,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這跟他們逐漸把道德與文章離析為二是分不開的。從曾國藩的懷疑,到吳汝綸明確判別義理與文章為二事,他們對文學獨立性的認識漸趨清晰,創作如此,評論也如此,觀念上的這種轉變,就反映在吳汝綸等人對柳文的評價上。

AB - 韓、柳古文的優劣,自來是文評家討論的焦點。而在眾多的評論中,以桐城文派的看法最值得注意。方苞將道德與文章看成同一回事,並以此為基礎,建立起「義法」之說。方苞對柳宗元文多方挑剔,幾於吹毛求疵,甚而大肆詆毀,不過是實踐其理論罷了。在桐城文派的流傳過程中,對柳宗元的這種成見,儘管不能說是定調,卻也是主流意見,難怪給人留下「桐城始於排柳、終於排柳」的印象。桐城中人評論柳文,特別是談到他的文氣時,就一直受到這種成見的干擾。方苞以文氣不充譏貶柳文,並認為是自反不縮所造成。後來的劉大櫆,甚至是賀濤等,皆沿用其說。但不容忽視的是,劉大櫆以後,桐城中人評論柳文,受到成見的干擾已有減少的迹象,已開始自覺地從文學的角度來評析柳文。這種微妙的轉變,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這跟他們逐漸把道德與文章離析為二是分不開的。從曾國藩的懷疑,到吳汝綸明確判別義理與文章為二事,他們對文學獨立性的認識漸趨清晰,創作如此,評論也如此,觀念上的這種轉變,就反映在吳汝綸等人對柳文的評價上。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788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13

SP - 215

EP - 266

JO - 人文中國學報

JF - 人文中國學報

SN - 1562-2754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