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文化的抉擇與游離 : 答蔡翔君並說烏托邦: On culture and utopia : a response to Cai Xiang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我們試圖挪用理論去幫助自己辨別是非、了解歷史、解說實情。「那完全可說是個缺乏『公共空間』 (public sphere) 的國度!」(或者是其他諸如此類的批判話語。)職此,文革結束以來,個體戶現象的出現便為我們展示了重要指標:鐵三角關係正急速改變,「市民社會」 (即civil society,此地稱「民間社會」) 逐漸形成,為公共領域在中國大陸的發展打下基礎。據我的猜想,這新生的公共空間,動力正與日俱增。你說相對於從前的一體化結構,獨立的市民社會經已形成,並憂慮隨之而衍生的新中國公民 (你說的「隱形的市民」) 難免甘於「與體制共存」,進而為知識分子身居嶄新文化政治關係中如何自處的問題感到困惑。 關鍵是體制的性質有沒有改變,體制內外的界線如何劃分,由誰因循著那些規律去劃分?體制內的人,所處的條件和限制是什麼?這些條件和限制,跟身處體制以外的又當如何比較?這都是一系列複雜的實際問題,有待大家進一步探索。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34-37
    Number of pages4
    Journal香港文化硏究 = Hong Kong Cultural Studies Bulletin
    Volume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Apr 1995

    Cite this

    @article{e75a153c2df94b0ab4c8da87b17b79ba,
    title = "為了文化的抉擇與游離 : 答蔡翔君並說烏托邦: On culture and utopia : a response to Cai Xiang",
    abstract = "我們試圖挪用理論去幫助自己辨別是非、了解歷史、解說實情。「那完全可說是個缺乏『公共空間』 (public sphere) 的國度!」(或者是其他諸如此類的批判話語。)職此,文革結束以來,個體戶現象的出現便為我們展示了重要指標:鐵三角關係正急速改變,「市民社會」 (即civil society,此地稱「民間社會」) 逐漸形成,為公共領域在中國大陸的發展打下基礎。據我的猜想,這新生的公共空間,動力正與日俱增。你說相對於從前的一體化結構,獨立的市民社會經已形成,並憂慮隨之而衍生的新中國公民 (你說的「隱形的市民」) 難免甘於「與體制共存」,進而為知識分子身居嶄新文化政治關係中如何自處的問題感到困惑。 關鍵是體制的性質有沒有改變,體制內外的界線如何劃分,由誰因循著那些規律去劃分?體制內的人,所處的條件和限制是什麼?這些條件和限制,跟身處體制以外的又當如何比較?這都是一系列複雜的實際問題,有待大家進一步探索。",
    author = "陳清僑",
    year = "1995",
    month = "4",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
    pages = "34--37",
    journal = "Hong Kong Cultural Studies Bulletin = 香港文化硏究",

    }

    TY - JOUR

    T1 - 為了文化的抉擇與游離 : 答蔡翔君並說烏托邦

    T2 - On culture and utopia : a response to Cai Xiang

    AU - 陳清僑, null

    PY - 1995/4/1

    Y1 - 1995/4/1

    N2 - 我們試圖挪用理論去幫助自己辨別是非、了解歷史、解說實情。「那完全可說是個缺乏『公共空間』 (public sphere) 的國度!」(或者是其他諸如此類的批判話語。)職此,文革結束以來,個體戶現象的出現便為我們展示了重要指標:鐵三角關係正急速改變,「市民社會」 (即civil society,此地稱「民間社會」) 逐漸形成,為公共領域在中國大陸的發展打下基礎。據我的猜想,這新生的公共空間,動力正與日俱增。你說相對於從前的一體化結構,獨立的市民社會經已形成,並憂慮隨之而衍生的新中國公民 (你說的「隱形的市民」) 難免甘於「與體制共存」,進而為知識分子身居嶄新文化政治關係中如何自處的問題感到困惑。 關鍵是體制的性質有沒有改變,體制內外的界線如何劃分,由誰因循著那些規律去劃分?體制內的人,所處的條件和限制是什麼?這些條件和限制,跟身處體制以外的又當如何比較?這都是一系列複雜的實際問題,有待大家進一步探索。

    AB - 我們試圖挪用理論去幫助自己辨別是非、了解歷史、解說實情。「那完全可說是個缺乏『公共空間』 (public sphere) 的國度!」(或者是其他諸如此類的批判話語。)職此,文革結束以來,個體戶現象的出現便為我們展示了重要指標:鐵三角關係正急速改變,「市民社會」 (即civil society,此地稱「民間社會」) 逐漸形成,為公共領域在中國大陸的發展打下基礎。據我的猜想,這新生的公共空間,動力正與日俱增。你說相對於從前的一體化結構,獨立的市民社會經已形成,並憂慮隨之而衍生的新中國公民 (你說的「隱形的市民」) 難免甘於「與體制共存」,進而為知識分子身居嶄新文化政治關係中如何自處的問題感到困惑。 關鍵是體制的性質有沒有改變,體制內外的界線如何劃分,由誰因循著那些規律去劃分?體制內的人,所處的條件和限制是什麼?這些條件和限制,跟身處體制以外的又當如何比較?這都是一系列複雜的實際問題,有待大家進一步探索。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5679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

    SP - 34

    EP - 37

    JO - Hong Kong Cultural Studies Bulletin = 香港文化硏究

    JF - Hong Kong Cultural Studies Bulletin = 香港文化硏究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