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無我之境”到“詩中有畫” : 抒情主體之道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在《人間詞話》中,王國維把詩詞的境界分為有我之境及無我之境兩大類。二者是根據不同的抒情方式及審美經驗對境界所作出的區別,涉及意境中藝術主體與客體的關係、主體在藝術意境中的份量和位置、藝術意境的美感效果等問題。 《人間詞話》採用傳統詩話詞話的體式,語焉不詳,復受叔本華美學的影響,帶有移花接木的痕跡,其體系尚未達致完全協調,容易引起各種爭議。藝術邏輯中沒有絕對的無我之境;它可說是一個方便對比的速記式假名。本文以為不必太熱切將叔本華的美學移植到《人間詞話》的架構裏,因為《人間詞話》的核心美學精神,畢竟立足於中國古典抒情美學的範圍。有我之境和無我之境源自詩詞中一個根本性的美學及哲學課題;本文會從抒情主體及詩中有畫的角度略陳管見。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331-359
Number of pages29
Journal人文中國學報
Volume17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Oct 2011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