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孫藝風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翻譯學在擺脫了依附應用語言學的桎梏之后,獲得了較為廣闊的學術(科)發展空間,以突破學科限制為標志的文化轉向又為譯學研究注入了強大的活力。翻譯學在上個世紀90年代經歷了學科大發展并奠定了學科身份之后,一直以跨學科探索為研究特色,注重多元文化互補、不同學科彼此交融,逐步形成了開放性、多角度、多層次的特點。與此同時,尋求學科新突破的各種嘗試使譯學研究產生了此起彼伏的轉向,以致對翻譯本體的"偏離"似乎大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由此而來的問題是,譯學研究在經過了若干范式轉換后,似乎又面臨學科身份合法性的挑戰。如何在擴展學科領域時突出學科本體,是值得關注的問題。本屬不同學科領域的研究方法和學術范式,被借鑒到譯學研究領域后,其相互促進的空間又有多大,需要深入思考。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5-10
Number of pages6
Journal中国翻译
Volume2010
Issue number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2010

Cite this

孫藝風 (2010).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中国翻译, 2010(2), 5-10.
孫藝風. /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In: 中国翻译. 2010 ; Vol. 2010, No. 2. pp. 5-10.
@article{23747d0bd9d14e75a5c51b3b15eed2d8,
title =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abstract = "翻譯學在擺脫了依附應用語言學的桎梏之后,獲得了較為廣闊的學術(科)發展空間,以突破學科限制為標志的文化轉向又為譯學研究注入了強大的活力。翻譯學在上個世紀90年代經歷了學科大發展并奠定了學科身份之后,一直以跨學科探索為研究特色,注重多元文化互補、不同學科彼此交融,逐步形成了開放性、多角度、多層次的特點。與此同時,尋求學科新突破的各種嘗試使譯學研究產生了此起彼伏的轉向,以致對翻譯本體的{"}偏離{"}似乎大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由此而來的問題是,譯學研究在經過了若干范式轉換后,似乎又面臨學科身份合法性的挑戰。如何在擴展學科領域時突出學科本體,是值得關注的問題。本屬不同學科領域的研究方法和學術范式,被借鑒到譯學研究領域后,其相互促進的空間又有多大,需要深入思考。",
author = "孫藝風",
year = "2010",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volume = "2010",
pages = "5--10",
journal = "中國翻譯",
issn = "1000-873X",
number = "2",

}

孫藝風 2010,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中国翻译, vol. 2010, no. 2, pp. 5-10.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 孫藝風.

In: 中国翻译, Vol. 2010, No. 2, 01.01.2010, p. 5-10.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TY - JOUR

T1 -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AU - 孫藝風, null

PY - 2010/1/1

Y1 - 2010/1/1

N2 - 翻譯學在擺脫了依附應用語言學的桎梏之后,獲得了較為廣闊的學術(科)發展空間,以突破學科限制為標志的文化轉向又為譯學研究注入了強大的活力。翻譯學在上個世紀90年代經歷了學科大發展并奠定了學科身份之后,一直以跨學科探索為研究特色,注重多元文化互補、不同學科彼此交融,逐步形成了開放性、多角度、多層次的特點。與此同時,尋求學科新突破的各種嘗試使譯學研究產生了此起彼伏的轉向,以致對翻譯本體的"偏離"似乎大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由此而來的問題是,譯學研究在經過了若干范式轉換后,似乎又面臨學科身份合法性的挑戰。如何在擴展學科領域時突出學科本體,是值得關注的問題。本屬不同學科領域的研究方法和學術范式,被借鑒到譯學研究領域后,其相互促進的空間又有多大,需要深入思考。

AB - 翻譯學在擺脫了依附應用語言學的桎梏之后,獲得了較為廣闊的學術(科)發展空間,以突破學科限制為標志的文化轉向又為譯學研究注入了強大的活力。翻譯學在上個世紀90年代經歷了學科大發展并奠定了學科身份之后,一直以跨學科探索為研究特色,注重多元文化互補、不同學科彼此交融,逐步形成了開放性、多角度、多層次的特點。與此同時,尋求學科新突破的各種嘗試使譯學研究產生了此起彼伏的轉向,以致對翻譯本體的"偏離"似乎大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由此而來的問題是,譯學研究在經過了若干范式轉換后,似乎又面臨學科身份合法性的挑戰。如何在擴展學科領域時突出學科本體,是值得關注的問題。本屬不同學科領域的研究方法和學術范式,被借鑒到譯學研究領域后,其相互促進的空間又有多大,需要深入思考。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3998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010

SP - 5

EP - 10

JO - 中國翻譯

JF - 中國翻譯

SN - 1000-873X

IS - 2

ER -

孫藝風. 翻譯學的何去何從. 中国翻译. 2010 Jan 1;2010(2):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