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義大師波柏爾的哲學思想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波柏爾是一個重經驗及理性的哲學家。雖然他的理性的意義與古典哲學家如康德的理性的意義有極大的歧異。他將理性與客觀化的可批判性同等化。在他的哲學思想裏,處處强調批判、客觀討論的重要性。而哲學家的責任就是給予批判及討論的方法學基礎。換言之,哲學家的責任就是將自己變成一個「方法的批判者」(Critic of Method)。哲學家對於各種形式的學理或主義都要持一種批判的態度。哲學家是要預設哲學問題的存在。這點,波柏爾反對邏輯實證論 (Logical Positivism) 及語言分析學派。他們將哲學問題都化約 (reduced)爲語言問題。波柏爾認爲最少有一個是眞正的哲學問題,就是:科學知識的發展的問題。一切科學知識都是關於宇宙的 (All Science is Cosmology),弄淸語意祇是手段,目的是瞭解宇宙,如何瞭解宇宙就是一個最爲深刻的哲學問題。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20-27
    Number of pages8
    Journal開卷月刊
    Issue number3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1979

    Cite this

    @article{cd2c8e2f791240219742b9f54d37c765,
    title = "自由主義大師波柏爾的哲學思想",
    abstract = "波柏爾是一個重經驗及理性的哲學家。雖然他的理性的意義與古典哲學家如康德的理性的意義有極大的歧異。他將理性與客觀化的可批判性同等化。在他的哲學思想裏,處處强調批判、客觀討論的重要性。而哲學家的責任就是給予批判及討論的方法學基礎。換言之,哲學家的責任就是將自己變成一個「方法的批判者」(Critic of Method)。哲學家對於各種形式的學理或主義都要持一種批判的態度。哲學家是要預設哲學問題的存在。這點,波柏爾反對邏輯實證論 (Logical Positivism) 及語言分析學派。他們將哲學問題都化約 (reduced)爲語言問題。波柏爾認爲最少有一個是眞正的哲學問題,就是:科學知識的發展的問題。一切科學知識都是關於宇宙的 (All Science is Cosmology),弄淸語意祇是手段,目的是瞭解宇宙,如何瞭解宇宙就是一個最爲深刻的哲學問題。",
    author = "王耀宗",
    year = "1979",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20--27",
    journal = "開卷月刊",
    number = "3",

    }

    自由主義大師波柏爾的哲學思想. / 王耀宗.

    In: 開卷月刊, No. 3, 01.01.1979, p. 20-27.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TY - JOUR

    T1 - 自由主義大師波柏爾的哲學思想

    AU - 王耀宗, null

    PY - 1979/1/1

    Y1 - 1979/1/1

    N2 - 波柏爾是一個重經驗及理性的哲學家。雖然他的理性的意義與古典哲學家如康德的理性的意義有極大的歧異。他將理性與客觀化的可批判性同等化。在他的哲學思想裏,處處强調批判、客觀討論的重要性。而哲學家的責任就是給予批判及討論的方法學基礎。換言之,哲學家的責任就是將自己變成一個「方法的批判者」(Critic of Method)。哲學家對於各種形式的學理或主義都要持一種批判的態度。哲學家是要預設哲學問題的存在。這點,波柏爾反對邏輯實證論 (Logical Positivism) 及語言分析學派。他們將哲學問題都化約 (reduced)爲語言問題。波柏爾認爲最少有一個是眞正的哲學問題,就是:科學知識的發展的問題。一切科學知識都是關於宇宙的 (All Science is Cosmology),弄淸語意祇是手段,目的是瞭解宇宙,如何瞭解宇宙就是一個最爲深刻的哲學問題。

    AB - 波柏爾是一個重經驗及理性的哲學家。雖然他的理性的意義與古典哲學家如康德的理性的意義有極大的歧異。他將理性與客觀化的可批判性同等化。在他的哲學思想裏,處處强調批判、客觀討論的重要性。而哲學家的責任就是給予批判及討論的方法學基礎。換言之,哲學家的責任就是將自己變成一個「方法的批判者」(Critic of Method)。哲學家對於各種形式的學理或主義都要持一種批判的態度。哲學家是要預設哲學問題的存在。這點,波柏爾反對邏輯實證論 (Logical Positivism) 及語言分析學派。他們將哲學問題都化約 (reduced)爲語言問題。波柏爾認爲最少有一個是眞正的哲學問題,就是:科學知識的發展的問題。一切科學知識都是關於宇宙的 (All Science is Cosmology),弄淸語意祇是手段,目的是瞭解宇宙,如何瞭解宇宙就是一個最爲深刻的哲學問題。

    UR - http://hklitpub.lib.cuhk.edu.hk/pdf/journal/90/1979/265434.pdf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856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SP - 20

    EP - 27

    JO - 開卷月刊

    JF - 開卷月刊

    IS - 3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