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K在亂世中相逢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Foreword / Postscript

Abstract

如果破讀就是以不同讀音來區分不同的意義,那麼人在讀出一個字指涉特定的意義,同時卻又不得不折射其它讀音的意義。猶記去年和詩人璇筠一起接受訪問,她說香港人習慣將「堅道」讀成「堅島」;「堅島」是一個很本土的讀法。當時我意識到文化身份的意象是可以破讀出來的,原來人可以在破讀音上找到存在的體認。不嫌陳腔濫調,借用笛卡爾的句式:「我破讀,故我在。」後來我覺得這種解脫是不停歇地破讀文本,讓意義不斷旁及和延後。因為意義不穩定,我們才有空間構築各種各樣的隱喻,不斷重建自己與現實的關係,不斷與自己在亂世中相逢。黃淑嫻在《亂世破讀》中就和自己相逢了四十九次,書中的四十九篇文章有種共同特質——它們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文藝批評或漫談,而是以個人的抒情為依歸,結合文藝品賞和社會狀況,敍述文藝作品或現實中的人如何回應自己生活其中的處境。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亂世破讀
Place of Publication香港
Publisher文化工房
ISBN (Print)9789887784678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7

Cite this

宋子江 (2017). 與K在亂世中相逢. In 亂世破讀 文化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