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共的崩解與社會主義的前途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Profession

    Abstract

    1991年8月22日,蘇聯的左翼政變失敗,八人幫落荒而逃。8月24日,戈爾巴喬夫辭去蘇共總書記之職,同時號召蘇共自我解散;蘇共的財產被充公、黨員的活動也被停止。一個統治蘇聯達七十多年的大黨,就此壽終正寢,似乎也真令人唏噓。 9月9日出版的《時代雜誌》封面故事,以「從零年出發」(Starting at year zero)來描述目前蘇聯的狀況。1917年,列寧建立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布爾什維克黨人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憧憬,他們矢志結束舊社會的剝削及不正義,建立人世間的天堂。1991年,戈爾巴喬夫推行六年激烈的政治及經濟改革,最終未能挽救蘇共頹敗的命運,並且親手埋葬這個人數達二千萬的大黨。究竟蘇共的崩解帶給人類什麼啟示?共產主義運動是否人類發展史的「扭曲」(aberration)?社會主義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本文嘗試作出一個初步的個人觀察。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28-32
    Number of pages5
    Journal信報財經月刊
    Issue number175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Oct 1991

    Cite this

    @article{3114688a92374354b93b3f256bd35b9f,
    title = "蘇共的崩解與社會主義的前途",
    abstract = "1991年8月22日,蘇聯的左翼政變失敗,八人幫落荒而逃。8月24日,戈爾巴喬夫辭去蘇共總書記之職,同時號召蘇共自我解散;蘇共的財產被充公、黨員的活動也被停止。一個統治蘇聯達七十多年的大黨,就此壽終正寢,似乎也真令人唏噓。 9月9日出版的《時代雜誌》封面故事,以「從零年出發」(Starting at year zero)來描述目前蘇聯的狀況。1917年,列寧建立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布爾什維克黨人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憧憬,他們矢志結束舊社會的剝削及不正義,建立人世間的天堂。1991年,戈爾巴喬夫推行六年激烈的政治及經濟改革,最終未能挽救蘇共頹敗的命運,並且親手埋葬這個人數達二千萬的大黨。究竟蘇共的崩解帶給人類什麼啟示?共產主義運動是否人類發展史的「扭曲」(aberration)?社會主義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本文嘗試作出一個初步的個人觀察。",
    author = "王耀宗",
    year = "1991",
    month = "10",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28--32",
    journal = "信報財經月刊",
    issn = "1018-6751",
    number = "175",

    }

    蘇共的崩解與社會主義的前途. / 王耀宗.

    In: 信報財經月刊, No. 175, 01.10.1991, p. 28-32.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Profession

    TY - JOUR

    T1 - 蘇共的崩解與社會主義的前途

    AU - 王耀宗, null

    PY - 1991/10/1

    Y1 - 1991/10/1

    N2 - 1991年8月22日,蘇聯的左翼政變失敗,八人幫落荒而逃。8月24日,戈爾巴喬夫辭去蘇共總書記之職,同時號召蘇共自我解散;蘇共的財產被充公、黨員的活動也被停止。一個統治蘇聯達七十多年的大黨,就此壽終正寢,似乎也真令人唏噓。 9月9日出版的《時代雜誌》封面故事,以「從零年出發」(Starting at year zero)來描述目前蘇聯的狀況。1917年,列寧建立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布爾什維克黨人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憧憬,他們矢志結束舊社會的剝削及不正義,建立人世間的天堂。1991年,戈爾巴喬夫推行六年激烈的政治及經濟改革,最終未能挽救蘇共頹敗的命運,並且親手埋葬這個人數達二千萬的大黨。究竟蘇共的崩解帶給人類什麼啟示?共產主義運動是否人類發展史的「扭曲」(aberration)?社會主義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本文嘗試作出一個初步的個人觀察。

    AB - 1991年8月22日,蘇聯的左翼政變失敗,八人幫落荒而逃。8月24日,戈爾巴喬夫辭去蘇共總書記之職,同時號召蘇共自我解散;蘇共的財產被充公、黨員的活動也被停止。一個統治蘇聯達七十多年的大黨,就此壽終正寢,似乎也真令人唏噓。 9月9日出版的《時代雜誌》封面故事,以「從零年出發」(Starting at year zero)來描述目前蘇聯的狀況。1917年,列寧建立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布爾什維克黨人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憧憬,他們矢志結束舊社會的剝削及不正義,建立人世間的天堂。1991年,戈爾巴喬夫推行六年激烈的政治及經濟改革,最終未能挽救蘇共頹敗的命運,並且親手埋葬這個人數達二千萬的大黨。究竟蘇共的崩解帶給人類什麼啟示?共產主義運動是否人類發展史的「扭曲」(aberration)?社會主義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本文嘗試作出一個初步的個人觀察。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4624

    M3 - 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SP - 28

    EP - 32

    JO - 信報財經月刊

    JF - 信報財經月刊

    SN - 1018-6751

    IS - 175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