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意識形態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出現,是一個特殊的現象,這一現象並不自今日始,早在十九世紀時就出現了。在沙皇專制時代的俄國,一直存在着如羅拔.德加 (Robert Tucker) 所言的「二重俄國」(dual Russia)。一方面是握有政治、經濟及文化權力的「俄國國邦」(Russian State) 或官僚制度,制定政治路線。遇到英明有爲的君主,權力則無限膨脹;遇到貪汚腐敗的君主,則朝政不振,內亂外患蠭起。另一方面,是一個「俄國社會」(Russian Society),組成這「社會J的是絕大多數的平民,包括農民、工人、手藝匠及兵士,絕大多數是文盲、貧窮、愚昧、對統治者毫無約束力,能替老百姓說話的只是少數的正義知識分子。赫爾參 (A Herzen) 在十九世紀就敏銳地觀察到這個俄國社會的「二重性」,並用簡單而鮮明的語言表達出來。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60-71
    Number of pages12
    Journal開卷月刊
    Issue number6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Apr 1979

    Cite this

    @article{a154d9ab6b9e4f1c8aa6acd46e7c8b0c,
    title =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意識形態",
    abstract =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出現,是一個特殊的現象,這一現象並不自今日始,早在十九世紀時就出現了。在沙皇專制時代的俄國,一直存在着如羅拔.德加 (Robert Tucker) 所言的「二重俄國」(dual Russia)。一方面是握有政治、經濟及文化權力的「俄國國邦」(Russian State) 或官僚制度,制定政治路線。遇到英明有爲的君主,權力則無限膨脹;遇到貪汚腐敗的君主,則朝政不振,內亂外患蠭起。另一方面,是一個「俄國社會」(Russian Society),組成這「社會J的是絕大多數的平民,包括農民、工人、手藝匠及兵士,絕大多數是文盲、貧窮、愚昧、對統治者毫無約束力,能替老百姓說話的只是少數的正義知識分子。赫爾參 (A Herzen) 在十九世紀就敏銳地觀察到這個俄國社會的「二重性」,並用簡單而鮮明的語言表達出來。",
    author = "王耀宗",
    year = "1979",
    month = "4",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60--71",
    journal = "開卷月刊",
    number = "6",

    }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意識形態. / 王耀宗.

    In: 開卷月刊, No. 6, 01.04.1979, p. 60-71.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意識形態

    AU - 王耀宗, null

    PY - 1979/4/1

    Y1 - 1979/4/1

    N2 -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出現,是一個特殊的現象,這一現象並不自今日始,早在十九世紀時就出現了。在沙皇專制時代的俄國,一直存在着如羅拔.德加 (Robert Tucker) 所言的「二重俄國」(dual Russia)。一方面是握有政治、經濟及文化權力的「俄國國邦」(Russian State) 或官僚制度,制定政治路線。遇到英明有爲的君主,權力則無限膨脹;遇到貪汚腐敗的君主,則朝政不振,內亂外患蠭起。另一方面,是一個「俄國社會」(Russian Society),組成這「社會J的是絕大多數的平民,包括農民、工人、手藝匠及兵士,絕大多數是文盲、貧窮、愚昧、對統治者毫無約束力,能替老百姓說話的只是少數的正義知識分子。赫爾參 (A Herzen) 在十九世紀就敏銳地觀察到這個俄國社會的「二重性」,並用簡單而鮮明的語言表達出來。

    AB - 蘇聯反體制知識分子的出現,是一個特殊的現象,這一現象並不自今日始,早在十九世紀時就出現了。在沙皇專制時代的俄國,一直存在着如羅拔.德加 (Robert Tucker) 所言的「二重俄國」(dual Russia)。一方面是握有政治、經濟及文化權力的「俄國國邦」(Russian State) 或官僚制度,制定政治路線。遇到英明有爲的君主,權力則無限膨脹;遇到貪汚腐敗的君主,則朝政不振,內亂外患蠭起。另一方面,是一個「俄國社會」(Russian Society),組成這「社會J的是絕大多數的平民,包括農民、工人、手藝匠及兵士,絕大多數是文盲、貧窮、愚昧、對統治者毫無約束力,能替老百姓說話的只是少數的正義知識分子。赫爾參 (A Herzen) 在十九世紀就敏銳地觀察到這個俄國社會的「二重性」,並用簡單而鮮明的語言表達出來。

    UR - http://hklitpub.lib.cuhk.edu.hk/pdf/journal/90/1979/265483.pdf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855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SP - 60

    EP - 71

    JO - 開卷月刊

    JF - 開卷月刊

    IS - 6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