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香港文學史》中有幾處提到對香港文學的不同界定。“黃維樑認為香港作家主要有下面四種類型:第一,土生土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二,外地生本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三,外地生外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四,外地生外地長,在外地已經開始寫作,甚至已經成名,然後旅居或定居本港,繼續寫作的。(《香港文學初探》)……黃維樑提出的定義不論多麼粗糙,畢竟成了人們反駁、補充、偏正的前提。”(《香港文學史》,585-86頁。)“總論”也不同意劉以鬯身份證來界定香港作家的範圍:“香港文學研究和香港文學史的撰寫,應當更有符合香港文壇實際情況的更寛泛的標準,其側重點應當是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的文學活動和創作。”(《香港文學史》,41頁。)我所感興趣的是:怎樣才算“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香港文學研討會
    Publisher嶺南學院
    Pages13.1-13.4
    Number of pages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1998

    Cite this

    許子東 (1998).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In 香港文學研討會 (pp. 13.1-13.4). 嶺南學院.
    許子東. /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香港文學研討會. 嶺南學院, 1998. pp. 13.1-13.4
    @inbook{c92930523cc645b2a1cfc58ac1ae1e42,
    title =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abstract = "《香港文學史》中有幾處提到對香港文學的不同界定。“黃維樑認為香港作家主要有下面四種類型:第一,土生土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二,外地生本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三,外地生外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四,外地生外地長,在外地已經開始寫作,甚至已經成名,然後旅居或定居本港,繼續寫作的。(《香港文學初探》)……黃維樑提出的定義不論多麼粗糙,畢竟成了人們反駁、補充、偏正的前提。”(《香港文學史》,585-86頁。)“總論”也不同意劉以鬯身份證來界定香港作家的範圍:“香港文學研究和香港文學史的撰寫,應當更有符合香港文壇實際情況的更寛泛的標準,其側重點應當是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的文學活動和創作。”(《香港文學史》,41頁。)我所感興趣的是:怎樣才算“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
    author = "許子東",
    year = "1998",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13.1--13.4",
    booktitle = "香港文學研討會",
    publisher = "嶺南學院",

    }

    許子東 1998,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in 香港文學研討會. 嶺南學院, pp. 13.1-13.4.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 許子東.

    香港文學研討會. 嶺南學院, 1998. p. 13.1-13.4.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AU - 許子東, null

    PY - 1998/1/1

    Y1 - 1998/1/1

    N2 - 《香港文學史》中有幾處提到對香港文學的不同界定。“黃維樑認為香港作家主要有下面四種類型:第一,土生土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二,外地生本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三,外地生外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四,外地生外地長,在外地已經開始寫作,甚至已經成名,然後旅居或定居本港,繼續寫作的。(《香港文學初探》)……黃維樑提出的定義不論多麼粗糙,畢竟成了人們反駁、補充、偏正的前提。”(《香港文學史》,585-86頁。)“總論”也不同意劉以鬯身份證來界定香港作家的範圍:“香港文學研究和香港文學史的撰寫,應當更有符合香港文壇實際情況的更寛泛的標準,其側重點應當是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的文學活動和創作。”(《香港文學史》,41頁。)我所感興趣的是:怎樣才算“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

    AB - 《香港文學史》中有幾處提到對香港文學的不同界定。“黃維樑認為香港作家主要有下面四種類型:第一,土生土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二,外地生本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三,外地生外地長,在本港寫作、本港成名的;第四,外地生外地長,在外地已經開始寫作,甚至已經成名,然後旅居或定居本港,繼續寫作的。(《香港文學初探》)……黃維樑提出的定義不論多麼粗糙,畢竟成了人們反駁、補充、偏正的前提。”(《香港文學史》,585-86頁。)“總論”也不同意劉以鬯身份證來界定香港作家的範圍:“香港文學研究和香港文學史的撰寫,應當更有符合香港文壇實際情況的更寛泛的標準,其側重點應當是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的文學活動和創作。”(《香港文學史》,41頁。)我所感興趣的是:怎樣才算“在香港文壇發生實質性影響”?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071

    M3 - Book Chapter

    SP - 13.1-13.4

    BT - 香港文學研討會

    PB - 嶺南學院

    ER -

    許子東. 讀劉登翰主編的《香港文學史》. In 香港文學研討會. 嶺南學院. 1998. p. 13.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