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贞、"我" 和 "霞村" 的三角关系

许子东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Comment / Debate

Abstract

李劼人《死水微澜》里不论是袍哥首领,有权势的教民,或者是药铺掌柜及其他士绅,不同政治势力经济背景社会身份的男人,都会围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转。当代文学如《白鹿原》里这种“一女多男”模式有更复杂的演变。象征层面上或者女人代表山河、土地,男人们(各种势力)争来争去,都是为了占有这些山河土地;占有这些,就等于胜利。写实层面上也可以说女人十分现实 - 你们去争吧,谁赢了,我跟谁一起,过幸福生活。但是否还有另一种读法?男人们的战斗、争夺,甚至很神圣的民族、国家、战争、城乡、生死、革命,为什么常要在女人的身体上开辟战场呢?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145-147
Number of pages3
Journal文艺争鸣
Volume2021
Issue number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Jan 2021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