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之译与译之“道”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翻译与理解紧密相关。斯坦纳 (George Steiner) 认为同一语言中,或不同语言间,“理解也是翻译”。海德格尔 (Heidegger) 对《老子》(《道德经》) 的翻译就是一种“深人的、不知疲倦的、无情的询问”,是一种“摆动于两个语言之间的思想上的实际交流”。然而面对同一个文本,由于译者阅历、生活环境以及所处时代等的差异,会有不同的理解或翻译。《老子》这部博大精深的著作更是如此。在国外,其译文多达百余种,同一个“道”便有了百余种阐释和翻译。海德格尔认为“道”的“‘原本的’或真正切身的 (eigentlich) 含义就是‘道路’ (Weg)”,。而有的美国人认为“道就是上帝”。有的将“道”译为“existence”,有的译为“way”,有的译为“logos”,有的音译为“Tao” (很多词典已将“Tao”作为“道”的英文对应词)。《老子》的译者之一汪榕培说: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见仁见智,都是对原著的不同理解,不能说都背离了原著。”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27-34
Number of pages8
Journal东方丛刊
Issue number3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Sep 1999

Bibliographical note

此文亦於2000年刊於《中外文化與文论》,(7),105-114。

Cite this

白立平. / “道”之译与译之“道”. In: 东方丛刊. 1999 ; No. 3. pp. 27-34.
@article{1560a33ef4694874b42e9349defcac4b,
title = "“道”之译与译之“道”",
abstract = "翻译与理解紧密相关。斯坦纳 (George Steiner) 认为同一语言中,或不同语言间,“理解也是翻译”。海德格尔 (Heidegger) 对《老子》(《道德经》) 的翻译就是一种“深人的、不知疲倦的、无情的询问”,是一种“摆动于两个语言之间的思想上的实际交流”。然而面对同一个文本,由于译者阅历、生活环境以及所处时代等的差异,会有不同的理解或翻译。《老子》这部博大精深的著作更是如此。在国外,其译文多达百余种,同一个“道”便有了百余种阐释和翻译。海德格尔认为“道”的“‘原本的’或真正切身的 (eigentlich) 含义就是‘道路’ (Weg)”,。而有的美国人认为“道就是上帝”。有的将“道”译为“existence”,有的译为“way”,有的译为“logos”,有的音译为“Tao” (很多词典已将“Tao”作为“道”的英文对应词)。《老子》的译者之一汪榕培说: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见仁见智,都是对原著的不同理解,不能说都背离了原著。”",
author = "白立平",
note = "此文亦於2000年刊於《中外文化與文论》,(7),105-114。",
year = "1999",
month = "9",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 "27--34",
journal = "东方丛刊",
number = "3",

}

“道”之译与译之“道”. / 白立平.

In: 东方丛刊, No. 3, 01.09.1999, p. 27-34.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道”之译与译之“道”

AU - 白立平, null

N1 - 此文亦於2000年刊於《中外文化與文论》,(7),105-114。

PY - 1999/9/1

Y1 - 1999/9/1

N2 - 翻译与理解紧密相关。斯坦纳 (George Steiner) 认为同一语言中,或不同语言间,“理解也是翻译”。海德格尔 (Heidegger) 对《老子》(《道德经》) 的翻译就是一种“深人的、不知疲倦的、无情的询问”,是一种“摆动于两个语言之间的思想上的实际交流”。然而面对同一个文本,由于译者阅历、生活环境以及所处时代等的差异,会有不同的理解或翻译。《老子》这部博大精深的著作更是如此。在国外,其译文多达百余种,同一个“道”便有了百余种阐释和翻译。海德格尔认为“道”的“‘原本的’或真正切身的 (eigentlich) 含义就是‘道路’ (Weg)”,。而有的美国人认为“道就是上帝”。有的将“道”译为“existence”,有的译为“way”,有的译为“logos”,有的音译为“Tao” (很多词典已将“Tao”作为“道”的英文对应词)。《老子》的译者之一汪榕培说: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见仁见智,都是对原著的不同理解,不能说都背离了原著。”

AB - 翻译与理解紧密相关。斯坦纳 (George Steiner) 认为同一语言中,或不同语言间,“理解也是翻译”。海德格尔 (Heidegger) 对《老子》(《道德经》) 的翻译就是一种“深人的、不知疲倦的、无情的询问”,是一种“摆动于两个语言之间的思想上的实际交流”。然而面对同一个文本,由于译者阅历、生活环境以及所处时代等的差异,会有不同的理解或翻译。《老子》这部博大精深的著作更是如此。在国外,其译文多达百余种,同一个“道”便有了百余种阐释和翻译。海德格尔认为“道”的“‘原本的’或真正切身的 (eigentlich) 含义就是‘道路’ (Weg)”,。而有的美国人认为“道就是上帝”。有的将“道”译为“existence”,有的译为“way”,有的译为“logos”,有的音译为“Tao” (很多词典已将“Tao”作为“道”的英文对应词)。《老子》的译者之一汪榕培说: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见仁见智,都是对原著的不同理解,不能说都背离了原著。”

UR - http://www.academia.edu/7738538/The_Translation_of_Tao_and_the_Tao_of_Translation_%E9%81%93%E4%B9%8B%E8%AD%AF%E8%88%87%E8%AD%AF%E4%B9%8B%E9%81%93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4937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SP - 27

EP - 34

JO - 东方丛刊

JF - 东方丛刊

IS - 3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