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像、情與反抗 : 論唐滌生編《再世紅梅記》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紅梅記》是周朝俊最著名的作品。[清]《甬上耆舊詩》卷三十載:「每宴客諸伶人無不唱《紅梅記》者,其為世盛傳若此。」周朝俊亦有才名,[明]《遠山堂曲品》稱其「手筆輕倩」。《紅梅記》該是萬曆前作品。 唐滌生於1959將《紅梅記》改編為《再世紅梅記》。唐滌生當時卻未得窺《紅梅記》足本,只能從孫養農夫人處得二折手抄本(<脫穽>、<鬼辯>)。雖然《曲海總目提要》錄《紅梅記》的大綱,正如吳梅《曲選》所載:《紅梅記》(在當時)「久已散逸」。唯《綴白裘》錄<算命>一折,和《集成曲譜》錄<脫穽>、<鬼辯>兩齣。 唐滌生在《紅梅記》的基礎上,編《再世紅梅記》。在人物,情節上,都有所突破。慧娘與昭容被塑為一對容貌相同的角色,借屍還魂,更將兩人合二為一。此舉不但有別於前文並在專情與反抗賈似道的兩大主線上,疏解癥結──表現裴禹的專情,戰勝惡勢力。此外《紅梅記》重點在諷刺賈似道,《再世紅梅記》將主題由政治轉為愛情,表現了裴禹的專情,更適合上世紀五十年代觀眾的需要。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56-72
Number of pages17
Journal文學論衡
Volume2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Aug 2013

Cite this

@article{fd606ecb7c904120a325933483eb35d0,
title = "重像、情與反抗 : 論唐滌生編《再世紅梅記》",
abstract = "《紅梅記》是周朝俊最著名的作品。[清]《甬上耆舊詩》卷三十載:「每宴客諸伶人無不唱《紅梅記》者,其為世盛傳若此。」周朝俊亦有才名,[明]《遠山堂曲品》稱其「手筆輕倩」。《紅梅記》該是萬曆前作品。 唐滌生於1959將《紅梅記》改編為《再世紅梅記》。唐滌生當時卻未得窺《紅梅記》足本,只能從孫養農夫人處得二折手抄本(<脫穽>、<鬼辯>)。雖然《曲海總目提要》錄《紅梅記》的大綱,正如吳梅《曲選》所載:《紅梅記》(在當時)「久已散逸」。唯《綴白裘》錄<算命>一折,和《集成曲譜》錄<脫穽>、<鬼辯>兩齣。 唐滌生在《紅梅記》的基礎上,編《再世紅梅記》。在人物,情節上,都有所突破。慧娘與昭容被塑為一對容貌相同的角色,借屍還魂,更將兩人合二為一。此舉不但有別於前文並在專情與反抗賈似道的兩大主線上,疏解癥結──表現裴禹的專情,戰勝惡勢力。此外《紅梅記》重點在諷刺賈似道,《再世紅梅記》將主題由政治轉為愛情,表現了裴禹的專情,更適合上世紀五十年代觀眾的需要。",
author = "劉燕萍",
year = "2013",
month = "8",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2",
pages = "56--72",
journal = "文學論衡",
issn = "1683-531X",

}

重像、情與反抗 : 論唐滌生編《再世紅梅記》. / 劉燕萍.

In: 文學論衡, Vol. 22, 08.2013, p. 56-72.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Researchpeer-review

TY - JOUR

T1 - 重像、情與反抗 : 論唐滌生編《再世紅梅記》

AU - 劉燕萍, null

PY - 2013/8

Y1 - 2013/8

N2 - 《紅梅記》是周朝俊最著名的作品。[清]《甬上耆舊詩》卷三十載:「每宴客諸伶人無不唱《紅梅記》者,其為世盛傳若此。」周朝俊亦有才名,[明]《遠山堂曲品》稱其「手筆輕倩」。《紅梅記》該是萬曆前作品。 唐滌生於1959將《紅梅記》改編為《再世紅梅記》。唐滌生當時卻未得窺《紅梅記》足本,只能從孫養農夫人處得二折手抄本(<脫穽>、<鬼辯>)。雖然《曲海總目提要》錄《紅梅記》的大綱,正如吳梅《曲選》所載:《紅梅記》(在當時)「久已散逸」。唯《綴白裘》錄<算命>一折,和《集成曲譜》錄<脫穽>、<鬼辯>兩齣。 唐滌生在《紅梅記》的基礎上,編《再世紅梅記》。在人物,情節上,都有所突破。慧娘與昭容被塑為一對容貌相同的角色,借屍還魂,更將兩人合二為一。此舉不但有別於前文並在專情與反抗賈似道的兩大主線上,疏解癥結──表現裴禹的專情,戰勝惡勢力。此外《紅梅記》重點在諷刺賈似道,《再世紅梅記》將主題由政治轉為愛情,表現了裴禹的專情,更適合上世紀五十年代觀眾的需要。

AB - 《紅梅記》是周朝俊最著名的作品。[清]《甬上耆舊詩》卷三十載:「每宴客諸伶人無不唱《紅梅記》者,其為世盛傳若此。」周朝俊亦有才名,[明]《遠山堂曲品》稱其「手筆輕倩」。《紅梅記》該是萬曆前作品。 唐滌生於1959將《紅梅記》改編為《再世紅梅記》。唐滌生當時卻未得窺《紅梅記》足本,只能從孫養農夫人處得二折手抄本(<脫穽>、<鬼辯>)。雖然《曲海總目提要》錄《紅梅記》的大綱,正如吳梅《曲選》所載:《紅梅記》(在當時)「久已散逸」。唯《綴白裘》錄<算命>一折,和《集成曲譜》錄<脫穽>、<鬼辯>兩齣。 唐滌生在《紅梅記》的基礎上,編《再世紅梅記》。在人物,情節上,都有所突破。慧娘與昭容被塑為一對容貌相同的角色,借屍還魂,更將兩人合二為一。此舉不但有別於前文並在專情與反抗賈似道的兩大主線上,疏解癥結──表現裴禹的專情,戰勝惡勢力。此外《紅梅記》重點在諷刺賈似道,《再世紅梅記》將主題由政治轉為愛情,表現了裴禹的專情,更適合上世紀五十年代觀眾的需要。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890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22

SP - 56

EP - 72

JO - 文學論衡

JF - 文學論衡

SN - 1683-531X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