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张贤亮 : 兼谈俄罗斯与中国近现代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忏悔”主题: Dostoevsky and Zhang Xian-liang: also on the theme of "repentance" of intellectuals in Russian literature and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Abstract

    他们的笔下都充满苦难,他们的艺术世界常常由苦役和土牢、由饥饿和体罚、由伤痛和血污所构成;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的作品之中,除了对处在不幸中的人们的真挚而又无可奈何的同情以外,除了对黑暗势力的激愤到痉挛程度的抗议以外,更多的,却是在人的感官记忆中对伤痛对磨难进行精细的雕刻与玩味,却是在人的道德记忆中对羞耻对屈辱给予超然的抚摸与观照。其间,有一种混合在痛苦里的快感,一种绞伴着耻辱的自尊,一种由清水、血水、堿水合着的美酒,一种烙着皮肉的享受;其间,诚如有的评论家已经指出的那样,有一种对苦难的神圣化和理想化,甚至也可以说是一种对苦难的热爱! 正是以上这点奇特的相似之处,才使我想到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张贤亮这两个很不相同的作家联系起来,并结合俄罗斯近代文学和中国现代文学中的“忏悔”主题,一起加以考察,当然,只是一种并不系统的随想式的考察。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44-55
    Number of pages12
    Journal文艺理论研究
    Volume1986
    Issue number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1986

    Cite this

    @article{50a836437b0749f3b9e3293f065742b9,
    title =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张贤亮 : 兼谈俄罗斯与中国近现代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忏悔”主题: Dostoevsky and Zhang Xian-liang: also on the theme of {"}repentance{"} of intellectuals in Russian literature and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abstract = "他们的笔下都充满苦难,他们的艺术世界常常由苦役和土牢、由饥饿和体罚、由伤痛和血污所构成;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的作品之中,除了对处在不幸中的人们的真挚而又无可奈何的同情以外,除了对黑暗势力的激愤到痉挛程度的抗议以外,更多的,却是在人的感官记忆中对伤痛对磨难进行精细的雕刻与玩味,却是在人的道德记忆中对羞耻对屈辱给予超然的抚摸与观照。其间,有一种混合在痛苦里的快感,一种绞伴着耻辱的自尊,一种由清水、血水、堿水合着的美酒,一种烙着皮肉的享受;其间,诚如有的评论家已经指出的那样,有一种对苦难的神圣化和理想化,甚至也可以说是一种对苦难的热爱! 正是以上这点奇特的相似之处,才使我想到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张贤亮这两个很不相同的作家联系起来,并结合俄罗斯近代文学和中国现代文学中的“忏悔”主题,一起加以考察,当然,只是一种并不系统的随想式的考察。",
    author = "许子东",
    year = "1986",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volume = "1986",
    pages = "44--55",
    journal = "文艺理论研究",
    issn = "0257-0254",
    publisher = "中國文藝理論學會",
    number = "1",

    }

    TY - JOUR

    T1 -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张贤亮 : 兼谈俄罗斯与中国近现代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忏悔”主题

    T2 - Dostoevsky and Zhang Xian-liang: also on the theme of "repentance" of intellectuals in Russian literature and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AU - 许子东, null

    PY - 1986/1/1

    Y1 - 1986/1/1

    N2 - 他们的笔下都充满苦难,他们的艺术世界常常由苦役和土牢、由饥饿和体罚、由伤痛和血污所构成;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的作品之中,除了对处在不幸中的人们的真挚而又无可奈何的同情以外,除了对黑暗势力的激愤到痉挛程度的抗议以外,更多的,却是在人的感官记忆中对伤痛对磨难进行精细的雕刻与玩味,却是在人的道德记忆中对羞耻对屈辱给予超然的抚摸与观照。其间,有一种混合在痛苦里的快感,一种绞伴着耻辱的自尊,一种由清水、血水、堿水合着的美酒,一种烙着皮肉的享受;其间,诚如有的评论家已经指出的那样,有一种对苦难的神圣化和理想化,甚至也可以说是一种对苦难的热爱! 正是以上这点奇特的相似之处,才使我想到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张贤亮这两个很不相同的作家联系起来,并结合俄罗斯近代文学和中国现代文学中的“忏悔”主题,一起加以考察,当然,只是一种并不系统的随想式的考察。

    AB - 他们的笔下都充满苦难,他们的艺术世界常常由苦役和土牢、由饥饿和体罚、由伤痛和血污所构成;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的作品之中,除了对处在不幸中的人们的真挚而又无可奈何的同情以外,除了对黑暗势力的激愤到痉挛程度的抗议以外,更多的,却是在人的感官记忆中对伤痛对磨难进行精细的雕刻与玩味,却是在人的道德记忆中对羞耻对屈辱给予超然的抚摸与观照。其间,有一种混合在痛苦里的快感,一种绞伴着耻辱的自尊,一种由清水、血水、堿水合着的美酒,一种烙着皮肉的享受;其间,诚如有的评论家已经指出的那样,有一种对苦难的神圣化和理想化,甚至也可以说是一种对苦难的热爱! 正是以上这点奇特的相似之处,才使我想到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张贤亮这两个很不相同的作家联系起来,并结合俄罗斯近代文学和中国现代文学中的“忏悔”主题,一起加以考察,当然,只是一种并不系统的随想式的考察。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1059

    M3 - Journal Article (refereed)

    VL - 1986

    SP - 44

    EP - 55

    JO - 文艺理论研究

    JF - 文艺理论研究

    SN - 0257-0254

    IS - 1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