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球 : 文學歷史.文化傳統.香港文學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Abstract

    文學歷史的書寫,文化傳統的追尋,以至香港文學的面貌,大概是香港教育大學中國文學講座教授陳國球念茲在茲的學術課題。
    陳國球的短文〈我與文學史與胡適〉(見《香港文學2009年五月號),以個人的獨特經驗出發,切人文學歷史的認識過程,當中的經驗不但真切,更出人於中國與香港、現代文學與古典文學的世界。過程中,他讀到趙聰的《中國文學史綱》、柳存仁的《中國文學史》、胡適的《五年來中國之文學》和《白話文學史》,由經典的文學史進入個人的問學史,一切又與胡適的著述相關。胡適就好比是陳國球道問學的主導動機 (Leitmotiv),理解胡適、理解過去、理解自己,都在不斷地變化。鑑古知今,〈我與文學史與胡適〉也許是上佳的陳國球學思寫照。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from-to)17-19
    Number of pages3
    Journal香港作家
    Volume2016
    Issue number1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Nov 2016

    Cite this

    @article{1086e68be4f9487a902b4fa96642062e,
    title = "陳國球 : 文學歷史.文化傳統.香港文學",
    abstract = "文學歷史的書寫,文化傳統的追尋,以至香港文學的面貌,大概是香港教育大學中國文學講座教授陳國球念茲在茲的學術課題。陳國球的短文〈我與文學史與胡適〉(見《香港文學2009年五月號),以個人的獨特經驗出發,切人文學歷史的認識過程,當中的經驗不但真切,更出人於中國與香港、現代文學與古典文學的世界。過程中,他讀到趙聰的《中國文學史綱》、柳存仁的《中國文學史》、胡適的《五年來中國之文學》和《白話文學史》,由經典的文學史進入個人的問學史,一切又與胡適的著述相關。胡適就好比是陳國球道問學的主導動機 (Leitmotiv),理解胡適、理解過去、理解自己,都在不斷地變化。鑑古知今,〈我與文學史與胡適〉也許是上佳的陳國球學思寫照。",
    author = "鄭政恆",
    year = "2016",
    month = "1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volume = "2016",
    pages = "17--19",
    journal = "香港作家",
    number = "11",

    }

    陳國球 : 文學歷史.文化傳統.香港文學. / 鄭政恆.

    In: 香港作家, Vol. 2016, No. 11, 11.2016, p. 17-19.

    Research output: Journal Publications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TY - JOUR

    T1 - 陳國球 : 文學歷史.文化傳統.香港文學

    AU - 鄭政恆, null

    PY - 2016/11

    Y1 - 2016/11

    N2 - 文學歷史的書寫,文化傳統的追尋,以至香港文學的面貌,大概是香港教育大學中國文學講座教授陳國球念茲在茲的學術課題。陳國球的短文〈我與文學史與胡適〉(見《香港文學2009年五月號),以個人的獨特經驗出發,切人文學歷史的認識過程,當中的經驗不但真切,更出人於中國與香港、現代文學與古典文學的世界。過程中,他讀到趙聰的《中國文學史綱》、柳存仁的《中國文學史》、胡適的《五年來中國之文學》和《白話文學史》,由經典的文學史進入個人的問學史,一切又與胡適的著述相關。胡適就好比是陳國球道問學的主導動機 (Leitmotiv),理解胡適、理解過去、理解自己,都在不斷地變化。鑑古知今,〈我與文學史與胡適〉也許是上佳的陳國球學思寫照。

    AB - 文學歷史的書寫,文化傳統的追尋,以至香港文學的面貌,大概是香港教育大學中國文學講座教授陳國球念茲在茲的學術課題。陳國球的短文〈我與文學史與胡適〉(見《香港文學2009年五月號),以個人的獨特經驗出發,切人文學歷史的認識過程,當中的經驗不但真切,更出人於中國與香港、現代文學與古典文學的世界。過程中,他讀到趙聰的《中國文學史綱》、柳存仁的《中國文學史》、胡適的《五年來中國之文學》和《白話文學史》,由經典的文學史進入個人的問學史,一切又與胡適的著述相關。胡適就好比是陳國球道問學的主導動機 (Leitmotiv),理解胡適、理解過去、理解自己,都在不斷地變化。鑑古知今,〈我與文學史與胡適〉也許是上佳的陳國球學思寫照。

    M3 - Policy or Profession paper

    VL - 2016

    SP - 17

    EP - 19

    JO - 香港作家

    JF - 香港作家

    IS - 11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