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人是甚麼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Abstract

首先我想解釋為何題目叫「香港女人是甚麼」,"What is HK women"。 金佩瑋說想我在這研討會講關於香港性別文化的鳥觀時,我即時呆了五秒, 在想像可能的內容。 答應了後再仔細一點想,講這題目是有一定困難的。要講過去回歸十年香港性別的文化的鳥觀,即是要問,香港女人過去十年是怎樣過的呢? 我就想到一個很catchy(搶眼)的題目─「香港女人是甚麼」。但「香港女人是甚麼」轉做英文是有困難的。英文題目我寫了 "What is Hong Kong Women",字是對的但文法是錯;文法上,應該是 "What are Hong Kong Women" 或 "What is Hong Kong woman" 才對。但當我們嘗試講過去十年香 港女人在文化呈現、再現或表述上發生了甚麼事的事後,不能避免地被逼要將香港女人想像成「一舊嘢」或「一種人」。在座各位都是關心和留意女性文化狀况的朋友,大家都知道其實是沒一種東西叫「香港女人」的,因為香港是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嘛!所以當我們要去想文化呈現發生甚麼事的時候,一方面會搜索自己腦子裏的檔案,看看有甚麼東西在裏面,可砌出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女人的樣子。同時,我們也要問社會給予了我們一些甚麼的資料去砌這個香港女人的樣子出來。所以講香港女人是甚麼時,一方面是確定了根本沒有「香港女人」這回事。但另一方面,當我們問有甚麼人說了些甚麼去嘗試說是有「香港女人」這東西的時後,事情就變得比較複雜。首先,讓我講一些概念性的東西。文化呈現或再現,其實對我們如何瞭解和處理性別身份是很重要。時間有限,我只會很選擇性地講兩件事:第一是講香港女人在過去十年如何逐漸變得有一個較實在的面貌。這跟回歸是很有關係的,回歸令香港女人可和另 一堆女人作出很強烈的對比。在社會大眾文化、政府政策的層面等,將香港女人和大陸女人講成兩堆不同的人的傾向愈來愈明顯。第二,是過去十年似乎大眾傳媒很明目張膽地講女人的身體。(這不是新現象,女人的身體一直都被很多人講。)這堆東西都基於我過去十年我留意到,有提到和文化呈現有關的三四篇學術文章,我會用來說明我想講的。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raditional)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Publisher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Pages18-32
Number of pages15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 Jan 2008

Cite this

陳效能 (2008). 香港女人是甚麼: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In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pp. 18-32).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陳效能. / 香港女人是甚麼 :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2008. pp. 18-32
@inbook{a4c07f2ca09e4ec1a6a7809229652b7f,
title = "香港女人是甚麼: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abstract = "首先我想解釋為何題目叫「香港女人是甚麼」,{"}What is HK women{"}。 金佩瑋說想我在這研討會講關於香港性別文化的鳥觀時,我即時呆了五秒, 在想像可能的內容。 答應了後再仔細一點想,講這題目是有一定困難的。要講過去回歸十年香港性別的文化的鳥觀,即是要問,香港女人過去十年是怎樣過的呢? 我就想到一個很catchy(搶眼)的題目─「香港女人是甚麼」。但「香港女人是甚麼」轉做英文是有困難的。英文題目我寫了 {"}What is Hong Kong Women{"},字是對的但文法是錯;文法上,應該是 {"}What are Hong Kong Women{"} 或 {"}What is Hong Kong woman{"} 才對。但當我們嘗試講過去十年香 港女人在文化呈現、再現或表述上發生了甚麼事的事後,不能避免地被逼要將香港女人想像成「一舊嘢」或「一種人」。在座各位都是關心和留意女性文化狀况的朋友,大家都知道其實是沒一種東西叫「香港女人」的,因為香港是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嘛!所以當我們要去想文化呈現發生甚麼事的時候,一方面會搜索自己腦子裏的檔案,看看有甚麼東西在裏面,可砌出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女人的樣子。同時,我們也要問社會給予了我們一些甚麼的資料去砌這個香港女人的樣子出來。所以講香港女人是甚麼時,一方面是確定了根本沒有「香港女人」這回事。但另一方面,當我們問有甚麼人說了些甚麼去嘗試說是有「香港女人」這東西的時後,事情就變得比較複雜。首先,讓我講一些概念性的東西。文化呈現或再現,其實對我們如何瞭解和處理性別身份是很重要。時間有限,我只會很選擇性地講兩件事:第一是講香港女人在過去十年如何逐漸變得有一個較實在的面貌。這跟回歸是很有關係的,回歸令香港女人可和另 一堆女人作出很強烈的對比。在社會大眾文化、政府政策的層面等,將香港女人和大陸女人講成兩堆不同的人的傾向愈來愈明顯。第二,是過去十年似乎大眾傳媒很明目張膽地講女人的身體。(這不是新現象,女人的身體一直都被很多人講。)這堆東西都基於我過去十年我留意到,有提到和文化呈現有關的三四篇學術文章,我會用來說明我想講的。",
author = "陳效能",
year = "2008",
month = "1",
day = "1",
language = "Chinese (Traditional)",
pages = "18--32",
booktitle =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publisher =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

陳效能 2008, 香港女人是甚麼: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in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pp. 18-32.

香港女人是甚麼 :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 陳效能.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2008. p. 18-32.

Research output: Book Chapters | Papers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Book ChapterResearchpeer-review

TY - CHAP

T1 - 香港女人是甚麼

T2 -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AU - 陳效能, null

PY - 2008/1/1

Y1 - 2008/1/1

N2 - 首先我想解釋為何題目叫「香港女人是甚麼」,"What is HK women"。 金佩瑋說想我在這研討會講關於香港性別文化的鳥觀時,我即時呆了五秒, 在想像可能的內容。 答應了後再仔細一點想,講這題目是有一定困難的。要講過去回歸十年香港性別的文化的鳥觀,即是要問,香港女人過去十年是怎樣過的呢? 我就想到一個很catchy(搶眼)的題目─「香港女人是甚麼」。但「香港女人是甚麼」轉做英文是有困難的。英文題目我寫了 "What is Hong Kong Women",字是對的但文法是錯;文法上,應該是 "What are Hong Kong Women" 或 "What is Hong Kong woman" 才對。但當我們嘗試講過去十年香 港女人在文化呈現、再現或表述上發生了甚麼事的事後,不能避免地被逼要將香港女人想像成「一舊嘢」或「一種人」。在座各位都是關心和留意女性文化狀况的朋友,大家都知道其實是沒一種東西叫「香港女人」的,因為香港是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嘛!所以當我們要去想文化呈現發生甚麼事的時候,一方面會搜索自己腦子裏的檔案,看看有甚麼東西在裏面,可砌出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女人的樣子。同時,我們也要問社會給予了我們一些甚麼的資料去砌這個香港女人的樣子出來。所以講香港女人是甚麼時,一方面是確定了根本沒有「香港女人」這回事。但另一方面,當我們問有甚麼人說了些甚麼去嘗試說是有「香港女人」這東西的時後,事情就變得比較複雜。首先,讓我講一些概念性的東西。文化呈現或再現,其實對我們如何瞭解和處理性別身份是很重要。時間有限,我只會很選擇性地講兩件事:第一是講香港女人在過去十年如何逐漸變得有一個較實在的面貌。這跟回歸是很有關係的,回歸令香港女人可和另 一堆女人作出很強烈的對比。在社會大眾文化、政府政策的層面等,將香港女人和大陸女人講成兩堆不同的人的傾向愈來愈明顯。第二,是過去十年似乎大眾傳媒很明目張膽地講女人的身體。(這不是新現象,女人的身體一直都被很多人講。)這堆東西都基於我過去十年我留意到,有提到和文化呈現有關的三四篇學術文章,我會用來說明我想講的。

AB - 首先我想解釋為何題目叫「香港女人是甚麼」,"What is HK women"。 金佩瑋說想我在這研討會講關於香港性別文化的鳥觀時,我即時呆了五秒, 在想像可能的內容。 答應了後再仔細一點想,講這題目是有一定困難的。要講過去回歸十年香港性別的文化的鳥觀,即是要問,香港女人過去十年是怎樣過的呢? 我就想到一個很catchy(搶眼)的題目─「香港女人是甚麼」。但「香港女人是甚麼」轉做英文是有困難的。英文題目我寫了 "What is Hong Kong Women",字是對的但文法是錯;文法上,應該是 "What are Hong Kong Women" 或 "What is Hong Kong woman" 才對。但當我們嘗試講過去十年香 港女人在文化呈現、再現或表述上發生了甚麼事的事後,不能避免地被逼要將香港女人想像成「一舊嘢」或「一種人」。在座各位都是關心和留意女性文化狀况的朋友,大家都知道其實是沒一種東西叫「香港女人」的,因為香港是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嘛!所以當我們要去想文化呈現發生甚麼事的時候,一方面會搜索自己腦子裏的檔案,看看有甚麼東西在裏面,可砌出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女人的樣子。同時,我們也要問社會給予了我們一些甚麼的資料去砌這個香港女人的樣子出來。所以講香港女人是甚麼時,一方面是確定了根本沒有「香港女人」這回事。但另一方面,當我們問有甚麼人說了些甚麼去嘗試說是有「香港女人」這東西的時後,事情就變得比較複雜。首先,讓我講一些概念性的東西。文化呈現或再現,其實對我們如何瞭解和處理性別身份是很重要。時間有限,我只會很選擇性地講兩件事:第一是講香港女人在過去十年如何逐漸變得有一個較實在的面貌。這跟回歸是很有關係的,回歸令香港女人可和另 一堆女人作出很強烈的對比。在社會大眾文化、政府政策的層面等,將香港女人和大陸女人講成兩堆不同的人的傾向愈來愈明顯。第二,是過去十年似乎大眾傳媒很明目張膽地講女人的身體。(這不是新現象,女人的身體一直都被很多人講。)這堆東西都基於我過去十年我留意到,有提到和文化呈現有關的三四篇學術文章,我會用來說明我想講的。

UR - http://commons.ln.edu.hk/sw_master/6394

M3 - Book Chapter

SP - 18

EP - 32

BT -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PB -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ER -

陳效能. 香港女人是甚麼: What "IS" Hong Kong women? A bird's eye view of gender culture in Hong Kong. In 「性別求索:我們的回歸十年研討會」全紀錄. 新婦女協進會 =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2008. p. 18-32